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被这玉清这么一说,我们几个倒也是反应过来,知道玉清多半是想说张三丰。

可玉清接下来的话,差点没吧我们几个惊得,咬道舌头。

为什么?因为这老头竟说,这张三丰和有可能就是朱允炆的师傅,当然他也不确定,目前还只是推测。

先不说张三丰是不是朱允炆的师傅吧?

单从张三丰是宋末之人,出生于1264年,而朱允炆是明朝人,这中间横跨两个朝代,来时我也细查过朱允炆的资料,知道朱允炆是出生于1377年,这也未免差距太大了吧?

不过我随后仔细想了下,张三丰也姓张,按照小哥和张心怡的岁数来说,这活个几百岁都到也不奇怪,而张三丰在羽化之时,又出去云游,没有再回过武当,从这些证据上来表明,到确实如玉清所说丝丝入扣。

但我不明白,就算张三丰所创此阵,那又与此洞有何关联?

张心怡思索了下,说:“张三丰所创的话,传到朱允炆手上,那这朱允炆已然成仙,那布得局更是我们无从想象的...”

正常人可能听得好笑,可我却觉得一定都不好笑,确实这世界上有没有仙,不从考量,可我却深深的体会到,这世界确实有仙,因为我的身体里,不就有一位吗?

慕允坤凝视着那口泉水的洞口,转身道:“不管如何,仙也好,神也罢,不进去看看,又怎么会有线索?”说完,不在管玉清的劝阻,走进了洞口。

玉清无奈,看向了我们,知道我们一定会跟这进去,便叹了口气,和我们走进了那个洞。

要说山里有雾,那倒不新鲜,可当我们走进这洞后,却发现此刻的洞里,传来一片凉意,竟比外头龙洞的天还冷上许多,可这泉水里,在我们手电的照射下,竟升腾着一团团的白雾。

好奇之下,我用手摸了下,发现水竟是暖的,这让我有些不可思议起来,这山洞湿度高,昼夜温差也比较大,尤其是有水的洞里,到了夏天或初秋,到了后半夜基本上是雾气昭昭的,不过现在可是寒冬啊,不比大城市有雾霾,显然这雾的原因,多半是跟这里的地貌有着一定的关系。

我说:“这水怎么是热的?按理说这洞里的温度少说也有零下15°左右,这水明显高于常温。”

玉清此刻也俯下身子,用手伸进了水里,探了一下,露出了疑惑,啧啧神奇。

又走了阵后,我举起手电向洞内照去,这次的手电,与我们往日带的不一样,是是张心怡从美国订购的军用战术手电,理论上讲应该比普通手电强的多,但此刻的光照距离好象并不怎么远,而且越往洞里,那白茫茫的雾气就越多,感觉这雾气,似乎就是从洞穴的深处翻滚而出一样。

我嘶了声:“他妈的,从山洞刚进来的时候,这雾好象没这么大啊……你们绝不觉得这雾,好像有些不对劲啊……”我按着慕允坤的足迹,深一脚浅一脚的往前走,但走了得有十来分钟后,发现两边的环境仿佛似曾相识。用手电仔细往地上照了照,原来又回到了刚才用触摸水温的地方了,地面上,明显还有我们刚才走过的足迹。

我虽说多少有些了解,但此刻也难免有些心虚,虽说自己从来没碰到过,但往日所遇,这种现象八成应该鬼打墙了,可这鬼打墙,一般多半在坟地或者阴地才会出现,此刻这溪水都是暖嗡嗡的,古语里面,也可一称之为极阳之泉,这里应该是阳气很重的地方,这么会出现呢?

“怪了……”张心怡的很是缜密。此刻她也看出了下门道,诧异道:“这山洞既不聚阴也不聚阳,山里的阴气甚至都不流经这里,难道这一进这洞,便算进了墓地?”

拔出斩龙剑,张心怡低头围着自己画了个圈,然后在圈中央以自己两肩的方向为“横”、以面背朝向为“竖”画了个“十字”,之后两肩改面背,面背改两肩。转头九十度继续往前走。

我们看的奇怪,慕允坤这二话不说,就跟了上去,大概又往前走了有十几分钟,虽说已经出了鬼打墙的圈了,但我们却越走越郁闷,眼前这地方虽说没来过,但四周仍然雾气昭昭的,看了看表,还不到三点,但此刻,我们都别说进去了,就是出去,都费劲。

又走了几分钟,周围的温度越来越低,我估摸这大概已降到零下20°左右,而条溪水,此刻的声音,也变得越来越轻,此刻前方更是传来的“叮咚”的滴水声。

我们加快脚步,走进了一个比较开阔的溶洞中,可此刻的雾气越是弄得,让我们的手电,只能照出四五米远,那就在这时,前方忽然响起了“啪喀”一声,像似石板断裂之声。

我忙用手电向前照去,希望能看见点什么,如果真有东西出来,至少能够及时看到。

可在我们的手电光同时照射下,前方两个鬼影也没有,依旧是白茫茫的一片,洞内的温度更是低的难受,冻得我直打哆嗦。

打着手电,我们在又深一脚浅一脚走了足足二十分钟,才看见迷雾前方的岩壁上,出现了一个约么有一人多高的小洞口,里面至多有三米深,洞内旮旯处有一个喇叭口形状的小地洞特别明显,用手电照了照,只见小地洞直径大约有四五十厘米,深不见底,应该是个天然的地洞。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