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花了一个上午的时间,花春终于知道了这些长得凶神恶煞的不良少年有着一颗多么热情善良的心,在风纪委员会好好享受了一把众星拱月的花春甚至还窝在小沙发上美美的睡了一个午觉。

她揉着眼睛醒来的时候,觉得一天过得真是很快。

当她被草壁带着前往转学生考试的教室的时候,花春都有些舍不得那些热情的孩子们了。

“有空常来看我们啊。”

“神威桑,不要忘了我们啊——”

花春觉得自己都忍不住热泪盈眶了。

“我觉得,你们风纪委员会,真的好好客啊!”她抹着泪花,怀里还提着一袋风纪委员们赠送的章鱼烧。

“……仅限于对女生如此而已。”草壁副委员长满脸无奈。“不过,如果你以后看见他们在外面执勤,最好不要跟我们打招呼。”

“诶?为什么?”花春想了想,“是因为在工作吗?”

“也有一部分那样的原因吧,”草壁叹了口气,“……因为委员长不喜欢群聚,在外面被看见的话,说不定会被委员长知道的。”

“群聚了会怎么样……?”

“……被咬杀。”

花春没听大明白什么叫咬杀,不过她从那个杀字推测出了大概的暴力意义。

花春很是懵懂的看着草壁,困惑不解:“……你不是说他没有那么不讲理吗?”

草壁眼神飘忽的说:“……委员长只是……不喜欢而已……”

花春:“……”

很快,他们就到达了一个闲置的教室,花春站在外面,透过窗户,一眼就看见了里面低着头写着卷子的狱寺,顿时惊喜的眼睛一亮。

就好像在充满迷雾的海上航行的船只终于看见了灯塔,在一片黑暗中跋涉的旅人终于看见了光芒。

尽管银发的少年习惯性的臭着一张脸,眉头紧紧的皱着,一脸世界都欠了他八百万的表情,但是对于花春来说,这是这个世界上第一个给予了她温暖的人。

在遇到危险和困难的时候,花春下意识的就把他当做了自己唯一的依靠,他是她在这个世界的容身之所。

“是他,没错吧?”草壁站在她的身后低声的询问道。

“嗯!”花春一脸笑容的回答道。

“那么,我先走了。”草壁看着她一脸快乐的表情,因为委员会那一帮不省心的委员和极度别扭的委员长,草壁总是习惯性皱起的眉头和严肃的表情,也下意识的柔和了一点。

花春这才反应过来,她收回黏在狱寺身上的视线,转过身来朝着草壁深深的鞠了一躬,“真是非常非常的感谢您。”

自她穿越过来,茫然无措中先是遇见了狱寺收留了她,又遇见了草壁这么温和的帮助她,还有那个委员长,虽然性格真是非常无语,但他也救过她一次,她觉得这个世界好人真是太多了!

草壁摆了摆手,就像兄长那样嘱咐道:“你以后要自己小心一点。”。

花春连忙翻出自己的手机,“那个,冒昧的请问一下,草壁君的手机号码?”

在草壁的指点下,花春才知道原来日本手机号码只能打电话不能发短信,发短信有另外的邮箱地址,一切都保存完毕之后,花春很高兴的和草壁挥手道别,等她转过头,就看见狱寺正面无表情的盯着她,花春立马朝他绽放出一个灿烂的笑容。

狱寺愣了一下,然后恶狠狠的瞪了她一眼,站了起来讲卷子交给了讲台上昏昏欲睡的监考老师。

“狱寺~~”花春连忙跑到门口,看到那个银发少年真真切切的站在面前的时候,花春真的好想一把抱住他,但她克制住了自己。

“你的衣服怎么回事?”狱寺语气很坏的说话,“你跑到那里去了?”

“发生了一些事情,”花春乖乖低头认错,“本来只是想出去吃午饭的……可是忽然遇见了一个不分青红皂白的家伙,要不是这个学校的委员长救了我,我就惨了。”

她泪眼汪汪的扒开白色的衬衫,给他看脖子,肩膀和胸前的伤口,又卷起袖子,给他看手臂和腿上的惨状,又打开装着原本衣服的塑料袋,给他看被蹂躏的惨不忍睹的衣物。

狱寺下意识的看向她露出的肌肤,顿时被她伤痕累累的样子给惊住了,“你……你这家伙怎么伤成这样!?”他下意识的抓住花春的肩膀,碧绿的眼眸里充满了愤怒,“哪个混蛋把你伤成这样的!?”

花春仰着头看着他惊怒交加的表情,忽然一头扑进了狱寺的怀里,紧紧的搂住少年修长温热的身体,被她这么一抱的少年陡然一惊,可是却在感觉到胸口的衬衣被打湿后动作一顿。

两个人都沉默着,过了半晌,狱寺才用安慰的语气开口说话,或许是他很少安慰别人,拿捏不住语气变软的度量,以至于他说话的语气是从未有过的温柔:“……别哭了。”

如果没有人可以依靠还可以坚强的忍住,可是一旦被这么温柔的安慰之后,花春顿时控制不住的哭的更惨了。

眼见自己的安慰造成了反效果,狱寺顿时手足无措起来,“呃!等,等等,你别哭啊!!你告诉我是谁我去帮你解决他——喂不要哭了啊,喂!!!”

“嘘!!!”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