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在医院里呆完一天,花春就缠着狱寺出院了,当秩出现询问她,封真之脸的正确用法是什么的时候,花春想起了在病房里封真灵魂碎片被激活了,她猜测这两者之间肯定是有某种联系的,一定是她不自觉使用了正确的方法,她纠结了片刻,才迟疑地回答道:“……是欺骗?伪装?”

秩沉默了一会儿,花春觉得他是在估量灭掉这个智商着急的货重新找一个,还是好好□慢慢养成比较划算,于是她瑟缩了一下,终于听见秩轻笑了一声,“不,是真实。”

“真,真实?”花春惊愕的重复了一遍。

“永远不会被拆穿的谎言,是真实。倾听别人心底的声音,是真实。让对方的愿望变为现实,是真实。”秩温和的说,“封真之脸的正确使用方法,就是要确信自己是绝对的真实,然后让别人也确信你是绝对的真实。”

花春一脸懵懂,很明显的有听没有懂。

秩叹了口气:“算了,反正时间还算充足,虽然我知道就算告诉你,你也很难理解,但是起码也有了一个摸索的方向……那么,作为训练,”他的语气又变成了那种轻浮的笑意,“去试试找到他人心底真实的愿望吧~~一个月之后,我会来检查的哦~~友情提示你,越是性格古怪,个性突出的家伙,越典型哟。”

“如果你这一次能够准确找到对方的真实愿望,并实现它的话,作为奖励,我会给你这个主世界节点人物的线索~”秩就像是一位完美的老师一样,循循善诱的布置着任务,“另外,提醒一下,你原本的世界里已经过去三十分钟了,加油吧~被选中的孩子~~”

确定秩已经离开之后,花春才放心的倒在床上疲倦的睡去。

性格古怪,个性突出的家伙……?

陷入黑暗香甜的睡眠世界前,花春脑海中第一个浮现的,就是风纪委员长,云雀恭弥那傲娇的身影。

第二天,不知道是不是日有所思夜有所梦,花春是被梦中的云雀一拐子抽醒的。

她惊吓的张开眼睛,才反应过来原来做了个噩梦……

花春坐了起来发了会呆,扭头看了看床头的闹钟,才七点而已,她伸了个懒腰,揉着眼睛打开门,准备去卫生间刷牙洗脸。

路过客厅的时候,她小心的把掉在地上的毛毯重新盖在了依然熟睡的狱寺身上——身材修长的少年侧躺在沙发上,眉头不知道是习惯性的皱着,还是因为睡得不舒服——虽然沙发很是柔软,但毕竟跟床没有办法相比。

花春蹲在地上托着腮望着狱寺,轻手轻脚的捏了捏狱寺柔软的耳垂,又戳了戳少年柔软的脸颊,撇了撇嘴,“笨蛋——明明昨天我都故意睡在沙发上了,干嘛把我抱进去啊。”她又嘀嘀咕咕的去抚平他微蹙的眉头,“睡得不舒服不要怪我啦,不准皱眉,不准……”

狱寺终于憋不住了,他恼羞成怒的掀开毯子坐了起来,“大清早的不要在我耳边叽叽喳喳啰嗦个不停啊!”

“诶,你装睡!”花春瞪大了眼睛。

“被你弄醒的啦!”狱寺的耳朵红的都快要滴血了,“啰嗦!现在几点了?!”

“七点……”花春话还没说完,狱寺就跳下了沙发装作匆匆忙忙的样子往洗手间里赶,“呜哇!都这么晚了!”

花春沉默了一会儿,对着狱寺的背影喊道,“哎呀,看错了,现在才六点呢!”

狱寺一顿,他磕磕巴巴的冲进洗手间,“太,太好了!今天可以去十代目家等他一起上学!”

花春表情意味深长的站了起来,“狱寺——?”

她慢慢地走到洗手间外,敲了敲被锁上的门。

“什,什么事?”

听见狱寺慌张狼狈的声音,花春有点疑惑的问道,“你……是不是在躲着我啊?”

“才没有那回事!”卫生间里传出来的声音怎么听怎么心虚。

花春一顿,忽然想起里包恩说的话:“你没有身份吧?那么,也就是说,你没有学历,找不到工作,没有经济来源,结不了婚,买不起住房,你要一辈子都依赖着狱寺吗?”

说起来,狱寺收留了她已经有一段时间了呢,狱寺君是不是觉得,她给他添了太多麻烦,又不好意思出口赶人走呢……是啊,狱寺一个人辛辛苦苦的打工赚钱,本来就不富裕,现在还要因为善良养活她,想必应该非常吃力了吧,而且,她还老是住进医院……但是狱寺却从来没有说过,还把床让出来给她睡……

似乎是听见花春不再说话,狱寺语气有些别扭的问道:“怎,怎么了?”

花春连忙从低落的情绪中回过神来,有些勉强的笑了笑,“没什么,”她深深的吸了口气为自己加油,从现在开始,她也要努力,不能让自己变成一个包袱和累赘,“狱寺知道里包恩先生住在哪里吗?”

“嗯?”狱寺打开门,刚刚洗完脸的他,银色的刘海沾湿在他的脸上,虽然他的表情比刚才显得镇定了许多,但是还是有些不自然,“里包恩先生是十代目的家庭教师,当然是跟十代目住在一起!”

“总是十代目十代目的,”花春忍不住低声抱怨了一句,“十代目到底是什么啊?”

“十代目——”正准备严肃的普及一下自家首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