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那天在泽田家最大的收获,应该就是见到了狱寺的姐姐,那是个漂亮的女人,叫做碧洋琪。

虽然狱寺对于自己的姐姐很是抗拒,但是花春还是高兴的觉得她又多了解了一点狱寺。

但不知道为什么,花春感到自己和狱寺之间的气氛越来越奇怪,明明应该彼此之间更加熟络了,可是花春却觉得还比不上刚刚认识的那几天气氛融洽。

他们之间的对话越来越少,狱寺面对她的时候越来越沉默,屋子里的气氛越来越压抑。

花春不明白这到底是为什么,她感觉得到狱寺在回避她,但是却怎么也想不出原因。

在努力讨好了几次,狱寺却总是不冷不热之后,花春也来了火气。

她准备搬出去了,或许她早就该搬出去,不过这一切都得等到她有了户口才行。

花春从没有这么迫切的希望自己有符合法律的户籍,让她可以自己打工赚钱,自己养活自己,不用看人脸色,不用因为感觉亏欠而满心愧疚和不安,不用因为没有给予一直在接受而感到低人一等。

她想要心安理得理直气壮的生活下去。

里包恩并不常常在泽田家,他大部分会跟着泽田纲吉去学校里就近监督自己的学生。

所以花春特意选了一个临近放学的时候拜访,泽田纲吉回家后,里包恩总是在的,而且如果运气好的话,狱寺说不定会陪着他过来。

他们单独在公寓里的时候气氛越来越尴尬,但是如果有别人在的话,就算是呆在一边看着他和别人自然的说话,花春也能又羡慕又低落的高兴着。

泽田妈妈对于客人总是非常热情和温柔的,她看起来非常喜欢热闹,泽田纲吉还没有回来,不过里包恩却在屋子里。

花春郑重的向他表示她想要去东京办户口了,时间越快越好。

里包恩似乎对于她为什么忽然下定决心没有什么兴趣,他对她并不如对待自己的学生那样,处处引导,对于这个地龙神威,他只关心最后的结果,“好啊,明天就去吧。”

他看着情绪低落的花春,又给了她一个建议,“在走之前,去试试让云雀恭弥也加入。”

云雀恭弥……

这个名字让花春又想起了秩的任务,情绪顿时更低落了。

“嗯,我会努力的。”花春没什么精神的回答道。

她叹了口气,无精打采的趴在桌子上在心底默默的默念了一声:1.

似乎是因为拿着手机百无聊赖的样子看起来毫无异常,看不见手机屏幕的杀手先生并没有兴趣看她究竟拿着手机在干什么。

对于少女失魂落魄的样子,风流的意大利杀手似乎明白究竟是为什么,因此他的毒舌和鬼畜好像收敛了不少――真正的杀手党总是善待女人嘛。

手机屏幕上立刻出现了云雀恭弥的基本资料:

姓名:云雀恭弥

绰号:站立在并盛不良少年顶端的男人

武器:浮萍拐

年龄:15岁

生日:5月5日

星座:金牛座

身高:169cbr/>

体重:58kg

出生地:日本东京

喜好:据说讨厌群聚,喜欢打架,喜欢说咬杀,喜欢叫别人草食动物。

没错,如果要对抗神威的话,有这个人在安性大大增高,但是所谓强龙不压地头蛇,云雀在并盛主场作战都只能逼退神威,自己还一身伤痕,到了东京更难说了。

不过他的出生地居然是东京,这让花春小小的惊讶了一下。

既然已经提起了云雀恭弥,花春觉得顺便可以试着完成一下秩的作业,看看他心里的愿望究竟是什么。

然而秩既然是为了训练她使用封真之脸而布置的任务,那么完成这个任务显然要正确的使用封真之脸,可是她死活没有办法揣摩出秩所说的真实究竟要如何实践到运用之中。

记忆中真正的封真的所作所为和秩说的话语,以及她自己的直觉感觉到的东西彼此之间联系万千,然而花春却总是模模糊糊的感觉得到,但怎么也理不清。

再联想起要搬出狱寺的公寓,夏天的傍晚热气未散,花春心里越发焦躁起来。

搬出狱寺的公寓,就好像是要亲手解开他们之间某种特殊的羁绊一样。但花春明明感觉得到狱寺一直都在默默的看着她,然而当她真的动手解开的时候,花春也明白的感觉到狱寺不会干预和阻止她。

“男人心,海底针……”花春觉得有一句歌词说得真好,有时候男人更难琢磨。

玩弄人心的第一杀手对这样充满了幼稚的话语不屑一顾,都说人心莫测,可是不知道多少人愿意为他献出一切。“真是个小可怜。”

如果他能用自己原本的身体说出这句话,简直风流的让人尖叫,可惜他现在的身体是个肉呼呼的小婴孩。

花春不理他,她默默的发呆想着自己的事情。

里包恩在没有必要的时候,并不突显自己的存在感,这是杀手的本能,杀手应该拥有着最完美的隐藏能力,就比如里包恩明明就坐在她旁边,但是只要里包恩沉默一小会,花春就觉得他好像已经完消失了一样。

她正在回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