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你,你的眼睛……”泽田纲吉惊讶的举起了手,他颤巍巍的指向花春完超出正常范围的眼睛――好吧,虽然从里包恩出现开始,他身边发生的事情貌似就再没有正常过了。

“眼睛?”花春愣了一下,茫然的看着他,“我的眼睛,怎么了?”

“变,变成红,红色了……”泽田纲吉看着她眼中诡异的勾玉,呆呆的形容给她听,“还有三只像蝌蚪一样的黑色花纹……”

花春:“……”

虽然写轮眼的确一直被人各种吐槽兔子眼了,但是被人说眼睛里像是长了三只蝌蚪……

唔,混蛋……眼,眼睛有点痒起来了……

……不过写轮眼为什么会忽然打开?她刚才的确是有那么一瞬间非常渴求力量,想要保护那位黑手党十代目,不过……

这就开眼了?

想起宇智波一家那种疯狂偏激的样子,和拥有写轮眼的人的坎坷经历,那些拥有者们无一不是一个比一个苦逼,花春就觉得写轮眼不是那么好用的……这东西感觉可邪门了!如果可以的话,花春还不想在手无缚鸡之力的时候使用它,不过现在既然都已经开眼了,少女脑子里立刻浮现出了一个计划。

“等一下如果我成功了,就尽量离我远一点,好吗?”她扭头看了一眼瘫坐在地上的少年,甚至没有完整去推敲一遍这个计划,就几乎是凭着本能的指引,两三步跑进这间房子里的洗手间,将写轮眼对准了镜子中的自己。

……嘛,虽然写轮眼据说拿手的是幻术,不过,催个眠应该没有问题吧?

花春直直的望进了镜子中自己的眼眸。

在心中一遍又一遍的强调起来:

我是地龙神威封真……

我是地龙神威封真……

我是地龙神威封真……

黑色的勾玉开始慢慢的转动了起来,花春顿时感到眼前一片模糊。

泽田纲吉还没有来得及想清楚少女留下的话语是什么意思,就看见花春平静的像是什么都没发生一样的走了出来,然而明明外表一模一样,可是她身都散发着一种与周围格格不入的冰冷感觉,明明眉眼柔和,神态轻松,但不知道是不是那双奇异的眼睛,无端的透出几分嗜血和残忍。

她轻柔而冷淡的瞥了一眼蜷缩在墙角下的泽田纲吉,一脚踏上了窗口,朝着窗外的司狼神威一跃而去。

虽然长得一模一样,但是纲吉无比清楚的感觉到这个人和之前的少女截然不同,这样诡异的展开让他忍不住呆住了,纲吉身形一动,似乎想要追过去,然而又想起之前少女的请求,“……如果我成功了,就尽量离我远一点……”

虽然之前并不能理解少女那句话的含义,但是现在,纲吉好像明白了一点。

现在的花春,是个危险人物。

……不过,现在这样,真的是成功了吗?要是其实是失败了的话,那该怎么办?

这么一想,纲吉就忍不住捂着肩膀摇摇晃晃的站了起来。

“玩的开心吗?神威?”花春……不,把自己催眠成了地龙封真性格的花春,现在正悠悠的漂浮在半空之中,站在高处的少女脸上挂着属于地龙封真的,温柔的毫无感情的漠然微笑,看起来危险又妖冶,虽然语气柔和的好像是在安抚不听话的孩子,然而她的眼中分明什么存在都没有,目中无人的高高在上,带着不着痕迹的傲慢,无谓的俯视着一切。

一股寒意瞬间笼罩住了神威和岚,岚的脸色变的非常凝重,“……真正的……真正的地龙神威……出现了……!”

那种冰冷的,具有绝对压倒性的强大威势……

神威原本暴怒的表情消失了,他俊秀的脸上变成了极度的冰冷,还有一丝可能甚至连他本人都没有发现的,不易察觉的慌乱,“终于出现了吗?……杀了你――”

他话还没说话,整个人就被砸在了身后的高楼之上,整齐的玻璃外墙瞬间砸出一个巨大的裂坑,尖锐的玻璃碎片瞬间将他炸成了一个血人。

神威皱紧了眉头,几乎痛的说不出话来。

“只是这种程度,也想要杀死我吗?”花春轻笑着歪了歪头,轻风吹起她的长发和裙摆,整个人都散发出一种令人目眩神迷的光芒,“神威,这可不行呢。”

鬼咒岚担忧看着满身伤痕的神威,充满了警惕的看着她。

“如果你能放开结界的话,我会很高兴的。”花春朝她温婉的笑道,刚才还恍如永远无法触及的存在,现在对她来说,似乎渺小如一粒尘埃,“你要知道,我要去上个户口,那应该挺花时间的。”

云雀恭弥握着拐子也紧紧的盯着她,花春毫不吝惜的对他露出一个温柔的笑容,“干得不错啊,云雀君,”但无形的气流顿时将他抽进一堆残垣断壁的废墟之中,“不过,神威,是我的哦。”

“……真是让人不爽的说法。”从碎石瓦砾之中伤痕累累的重新显露出身形的委员长,秀气的脸上阴沉的可怕。

但是花春毫不在乎这些她眼中的“蝼蚁”,她尽职尽责的执行着记忆中“封真”的行为,笑意盈盈的靠近被钉在大楼外墙上的神威,“果然啊,还是这样被欺负的小媳妇样子,看起来比较顺眼。”她纤细的手指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