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夜刀神狗朗的身上有一种天真而又正直的纯善凛然,桔梗从花春的记忆中对他颇有了解,因此不欲与他为难。

但他却端肃道:“我不能看着你杀死无辜的人。”

无辜的人。

这倒的确如此,那位在花春和桔梗眼中越早解决越好的未来的无色之王,如今罪行未彰。

虽然已经夺取了多人躯壳,却鲜为人知。

在旁人眼里,只要他稍加伪装,也许看起来不过只是个普通的少年罢了。

而她呢?

地龙神威,准备毁灭世界之人,接连破坏几大结界,居心叵测,不择手段,高深莫测——简直没有比她更像坏人的人了。

被她这样的人盯上,几乎能让百分之九十的人先入为主的认定,对方一定是个好人。

想到这里,桔梗微微叹了口气。“既然如此,我也有一个预言,想要给你们看看。”

她张开了写轮眼,对上了夜刀神狗朗的眼睛。两人的视线刚一撞上,十束多多良就发现刚才还眼神沉毅的少年猛地恍惚了起来。

夜刀神狗朗一个踉跄,朝前单膝跪倒在地。他身发颤,几乎支撑不住的将手中的长剑艰难的拄在地上,才能维持住自己不至于会瘫倒在地,却再也没有了拔刀的力气。

并不明白写轮眼的能力究竟是什么的十束多多良,对于桔梗仅仅只是用一个对视就取得了如此压倒性的优势,而感到心中一凛。

……那究竟该是何等可怕和强大的力量。

而他才刚从夜刀神狗朗的身上抬起视线,就恰好看见桔梗转过了头来,朝着他望了过去。

十束多多良只来得及惊出一身冷汗,却根本没有逃跑的机会,更没有那种能力。

他与夜刀神狗朗一样,毫无反抗之力的被拽入了月读世界。

眼看着两人一起跪倒在地,情形显得格外骇人。但桔梗很清楚她的月读不会给他们造成任何伤害。

她将他们一起划入了自己的结界之中,便毫不迟疑的转身离去,继续去完成自己的目标。

在火影世界里,对待写轮眼的铁则是:一对一,必逃之。二对一,掏后心。

人人皆知决不能和写轮眼对上视线,但在k的世界里,人们对于写轮眼的了解还是太少。

即便是王权者,花春也有把握将对方拖入月读,就更别提王权之下者。

这些人毫无防备,猝不及防之下,对上写轮眼,一个个几乎毫无反应余地。

事实上,写轮眼甚至令桔梗这个使用者,都感到有所畏惧。如非必要,她并不希望使用太多。

地龙神威的许多能力都令巫女极为惊诧,而即便有花春留下的记忆指导,她也极为谨慎,小心至极。

其中,写轮眼毫无疑问是令她感到必须要最慎重对待的一项能力。

桔梗总感觉,如果一个不好,这个能力就容易失控,最后伤人伤己。

花春对于她的谨慎表示非常安心。

如果不是因为桔梗对待她那过于强大的能力如此小心慎重,她也无法安心的将自己的身体托付给她。

……

未来的无色之王如今寄居在名为伊佐那社的少年体内,抛弃了人类躯壳的能力者,真身如今是狐狸一般的灵体。

当桔梗乘风自半空踏入伊佐那社的宿舍阳台,轻易打开了落地窗时,少年正躺在床上,神色安详的沉眠在美梦之中。

他一头柔顺的银白色短发,五官清秀白皙,侧脸恬静而静谧,有着一张看起来最为无害和柔软的面容。

只是,那与外貌一样无害柔软的灵魂,如今去了何方?

此刻寄宿在这身体里的,却是一个狂乱而迷途的恶灵。

德累斯顿石板选择王权者的规律究竟是什么呢?

桔梗闭上眼睛,默念缚灵咒语时,这个念头忍不住在脑海中冒了出来,转了一圈。

事实上,她的咒语念到一半的时候,狐灵便猛地惊醒了。

但那对于其他人来说可能难以捕捉,随时都可以抛弃身体逃跑的狡猾灵体,对于最擅长和灵物打交道的巫女来说,最是专业对口不过。

他惊愕的发现这一次,他似乎撞进了自己的天敌手里。

这一次,似乎是因为他附身的时间不长,这具身体原本的意识,虽然被削弱吞噬到了快要消散的地步,但仍然存在。

巫女叹了口气,出于救死扶伤的职业道德,她必须留在伊佐那社的身边,帮他清除剩余的秽气,并净化和温养他那虚弱的灵魂。

但十束多多良和夜刀神狗朗还在楼下,她便召唤出了两位式神,将结界中的两位男性带了上来。

等到伊佐那社从无边的黑暗中,慢慢的恢复意识,重新拥有了感知的能力后,他睁开眼睛,看见的第一个人,便是一位陌生的少女。

她坐在他的床上,他似乎正躺在她的腿上,而她的手正放在他的额头。

见他睁开了眼睛,少女放开了自己的手。“你醒了?”

她的神色很清冷,但不知道为什么,伊佐那社却感觉到了一种温柔。

他大约是沉眠了太久,一时之间几乎没有反应过来现在是个什么状况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