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然而花春猛地张开了写轮眼,反过来拽住了秩的手腕。她如今就算不切换成地龙神威模式,也能够散发出被法则认可的,能够压制住秩的强大气息。

她坚定而强硬的说道:“在那之前,我要确定这个世界和火影世界都安然无恙,并且将鸣人他们平安的送回去。”

秩皱起了眉头,对于花春一而再再而三的反抗他感到了不悦。

要知道在此之前,不管他做了什么,她都只能默默忍受。哪怕他曾经让奈落将鸣人和我爱罗以非常过分的方式丢回火影世界里,花春也什么都做不了。

但这些时日,他已经感觉到了他所选中的这位实习生正在反抗,不肯再像以前那样步步退让。

可是知道是知道,被违逆的时候却不会因为知道就不生气。

正相反,偶尔还会因为有原本那么听话的时光做对比,而感到更加恼怒。

见秩冷下了脸准备开口反对,花春微微缓和了语气,退让了一步的安抚他道:“你放心,我一定会跟你回家教世界的……只要确定了一切都好,我就立刻跟你回去。”

大约是察觉到了她的决心,秩犹豫了一下,像是在估算现在强硬的将她带走,花春会有多么生气,而稍微等待一下,会不会更划得来。

但他没有思考多久,就突然反应了过来——他现在居然会考虑她的心情了!?他什么时候居然会考虑她的情绪了?!

……一定是因为她现在能够压制住他,所以他才会有所顾忌。

等他失去了天龙神威的身份,一切肯定就会恢复到正常状态了。

到了那时候——这个家伙手里就再也没有任何足够让他顾忌的筹码了。

这么想着,秩最终慢慢的松开了手。

“好。”他紧紧的盯着她,眼神锐利道:“记住你说的话。”

他心气不平的走过威兹曼的身边,无视了一旁的十束多多良和夜刀神狗朗,旁若无人的径直靠在了沙发上,摆出了一张臭脸。

威兹曼的脾气实在很好,被人这样对待,他也并没有生气。只是看着那张和花春几乎一模一样的脸庞,他压低了声音,凑近了花春,悄声询问道:“神威,你跟天龙神威,是兄妹关系吗?”

花春不好意思的看着他,只能为了秩那傲慢的态度,歉意的回答道:“……不是。”

她无奈的长叹了口气,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于是只好说:“……如果有上辈子的话,我说不定欠了他很多钱……”

“那么,他要带你去哪里?”想起刚才,他们对话中所提及过的什么“火影世界”“家教世界”,威兹曼略感不安的皱起了眉头。“你也要……离开吗?”

他并不觉得自己用“也”这个字眼有什么不对,但花春却感觉的出来,他已经下意识的将她和自己的姐姐放在了一起。

花春微微一愣,一时之间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才好。因为……如果她可以选择的话,当然不会就此和他永别,可是一旦回到家教世界里,秩会如何对她,她现在也没有一点底气。

如果……她死了呢?

因此,花春完不能肯定,自己是否能做出什么保证。

然而看见她那怔然的神色,威兹曼却率先自己反应了过来,“啊……抱歉。如果我说了什么让神威为难的话……不必理会。”

“如果……威兹曼先生想要见我的话,”听他那么说,花春顿了顿,终于笑着回答道:“我当然也非常,非常的想要来见你。说不定,会来的让威兹曼先生都觉得厌烦了。”

“……或者说,我其实更担心……也许你们不愿意再见到我。”

“我不会这样想的。”威兹曼肯定的说道,“神威你在担心,那个你曾经和我说过,与我的梦境坐标相近的人吗?”

“……嗯。”花春有些纠结的绞起了自己的手指,回答道:“那个人是赤色之王……周防尊,尊先生……”

想起这些天,赤色之王与地龙之间的几次交锋,虽然每一次地龙神威都回避了开来,没有正面对上,但说起来,也的确颇为尴尬。

“也许尊先生不能原谅我,也不想再看见我了吧。”花春有些自暴自弃的沮丧道,“……不过,不管怎么说,其实反正的确是我不好。”

“不会的。”威兹曼想起了那个,现在与他交集不多——甚至可以说是毫无交集的人,但是从他在“未来”中所看见的事情来看,赤色之王虽然外表看起来非常可怕,不好接近,但本质却……该说是出乎意料的温柔吗?

“我觉得,只要神威你好好的解释的话,对方一定能够听进去的吧?”

“真的吗?”花春毫无信心,因此不确定道:“尊先生和威兹曼先生,对我来说,都是可以说‘今晚月色真美’的朋友。因此我非常担心……如果尊先生不肯原谅我的话该怎么办。”

“……等等,”这话让威兹曼捂住了嘴巴,陷入了沉思,“你对赤色之王说过,‘今晚月色真美’?”

“是的?”

“赤王……有回复你什么吗?”

花春不明所以的露出了茫然的神色,她努力的回忆了一下,才回答道:“嗯……尊先生好像,说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