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忿忿着看他。

程少臣抿唇,还是那样淡然沉静的神情。

明珠迸发出来的滔天爱意,就在他的沉静里一点点被磨碎。

*****************************************

纽约的夏天,一向是干巴巴的热,到了傍晚时也仍旧没有丝毫减退。

从华尔街一路开车过来,停在高耸的写字楼面前,熄了火没等多久,就看到从里面走出来的璀璨明珠。。

一身香奈儿的职业装,踩着三寸的高跟鞋,头发在脑后挽成一个髻,显得干净又利落,化了些淡妆让她看起来比平时要成熟了许多。

在他从新西兰回来后的没几天,她就忽然说去上班,原本以为她只是随口说说,可一周后就有模有样的工作起来。

有时候或者某个瞬间,他总觉得她有着变化,就像是现在这样远远的看过去,好像哪里不一样了,可又确切的说不出来,因为她更多的时候,还是那个骄纵张扬的小姑娘。

“哎哟我的妈,可饿死我了,你都不知道,中午的外卖用难吃都不够形容的!”车门刚关上,她就立即大呼起来。

“刚顺路买了螃蟹,回去给你蒸着吃。”闻言,他笑着说。

明珠高兴的直接窜过去亲了他一口,直嚷着让他快开,好回家吃螃蟹。

晚上洗了澡睡觉,他最后进了被窝时,原本闭眼躺着的她就直接翻身滚到了他怀里,拱着脑袋瓜在他喉结处。

“明珠。”他伸手,将她的头发拂开。

“唔。”明珠懒懒的应。

“今天你家里人给我打电话了。”

“他们?”她蓦地的睁开眼睛,拧眉紧声着,“怎么会知道你的,都说什么了!”

“没什么,就是问问你。”程少臣摇头,柔声着。

“下次不要接了!”明珠咬牙命令道。

“明珠,他们是你的家人。”他皱眉,凝了声音。

她拔高些音调,恨恨着,“不是,我没有家人,我只有一个对我好的老男人!”

“他们会找到我这里来,也是关心你……”他无奈着,想要语重心长的给她讲道理。

明珠见状,小脸一抬,朝着他一张一合的薄唇凑过去,也堵住了他后面一长串的话,淘气的伸舌去舔他的牙齿,被窝下的小手,也朝着他的某处摸去。

“嗯!再重一点……”她紧紧的盘在他腰后,很媚的喊。

程少臣额前的发丝是濡湿,驰聘之间,汗水也滑落在她身上。

在他撤出时,她忽然故意的绞紧,让他差点缴枪投降,下一秒按着她的腰,几乎发疯般的撞进去。

明明每次都是她先起的头,可到最后,他都是陷入欲罢不能的地步。

*****************************************

肆意的周末过去,迎接周一的忙碌。

因临时加班她回来的要晚一些,懒到不愿从包里去找钥匙,也不按门铃,就是大力的伸手拍着门。

比平时开门要慢了许多,她都快不耐烦时,里面的程少臣才将门拉开。

“年纪越大耳朵也越聋了,是不是?”她故意挖苦着。

他像是平常那样不恼怒的笑了笑,却又好像哪里不太对劲儿。

明珠大摇大摆的走进去,等着换完了拖鞋到了客厅时,脚步硬生生的顿在那里,脸上一点表情都无。

“谁让你们进来的!”她大声的质问。

“明珠!”跟在后面的程少臣叱责,眉头微锁着。

茶几上放着的茶水已经没了热气,不速之客也已经离开,只剩下他们两人静静对峙。

“你这是什么意思?你要撵我走?”明珠瞪着他,不敢置信的问。

“他们是你的父母,是你的家人,想要接你回家。”程少臣冷冷静静的说。

“回家?说的比唱的还好听!你知不知道,他们是想要我回家嫁人!”她扯着嗓子喊,直想要将房顶掀塌了才好。

说完后,却发现他表情里没有任何的惊讶,蓦地,似乎明白了什么。

明珠睁大了眼睛看他,“你早就知道了?”

“嗯。”程少臣点了点头。

“所以你的态度是……?”她舔唇,忽然手脚冰凉。

似是顿了下,他才缓缓说道,“我尊重你父母的决定。”

“程少臣!”明珠嘶声的叫。

“你爸说了,给你选的婚事对象,是世交的儿子,你们也都是熟识的,对方各个方面都是极其优秀的,最重要的是,他绝对会对你好。”程少臣勾唇,清远的笑了。

“我不要!”明珠摇头,拼命的摇头,抱着他红着鼻头道,“我没有家没有父母,我就只要跟着你!这辈子都只跟你在一起!”

“明珠,我今年三十九岁了,很快就要四十岁了,你应该懂四十岁意味着什么。而你呢,今年才二十四岁,才二十四岁啊。你爸妈不会害你,他们给你找的人,才是最适合你的,不是我这样一个老男人,更何况……”喉结滚动,程少臣忍过心湖上乍起的波澜,才继续着,“我什么都给不了你。”

就像是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