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要快评比优秀班主任了,我正积极参与呢!”

闲聊一般,她将自己的情况跟妈妈汇报着,也想要让她宽心。

妈妈伸手去握她的,轻柔的在上面拍,对着她笑的比刚刚还要慈爱。

等着她将一切都弄完了后,正准备起身去将水盆端走时,妈妈拉过了她的手,用插着针管的手在她掌心上面,认真的一笔一划写着:保重自己。

“妈妈,你放心,我会的!”艳阳暖暖的笑。

等着她再回到病房时,妈妈已经体力不支的斜靠在那里睡着了。上次手术之后,妈妈就睡的时候比醒来的时候要多,今天也是知道自己会跑过来看她,所以一直都没睡。

将背后靠着的枕头放平,小心翼翼的扶着妈妈躺下后,又静静的陪了半个多小时,艳阳才轻手轻脚的离开。

病房门关上的同时,后面有人走过来喊着她,“潘小姐。”

“啊,冯医生,您好!”她回头一看,是主治医生,这两年来也多亏他的医术能让妈妈活到至今。

“又来看妈妈?呵呵,病人情况还是可以的。对了,贺先生让美国那边的医师新研发了药,我们这边也临床试验了下,准备下周就给病人用,应该会有很显著的效果。”冯医生笑着道。

“谢谢您冯医生!”艳阳由衷道。

“这是哪里的话,都是我该做的,更何况也是贺先生亲自吩咐的!”冯医生忙摆手,丝毫不邀功。

他口中的贺先生,是先如今贺氏的副总裁,更是未来集团的接班人,h市能有几个人敢开罪的?他小心翼翼的,诚惶诚恐的不敢怠慢了才是真。

艳阳眼底波动了下,没再说什么,点头示意了下就离开了。

等她坐车到了公寓时,仰着脑袋往高高的十几层楼上望着,那里正灯光橙黄。

电子锁很轻的一声“咔哒”响,沙发上坐着的贺元朗,在烟灰缸里弹烟灰的动作一顿。

没几秒,眼睛就被人给蒙住了,有熟悉的气息和陌生的香水味凑了过来,他不留痕迹的皱了皱眉。

“好哥哥,猜猜我是谁?”艳阳细着嗓子,一句话转了好几个音。

“狐狸精。”贺元朗低笑起来,毫不客气道。

果然,话音才落,后面就隐约传来小声的咒骂。

他心情很好,将蒙在眼睛上的手拉下来,随即将烟掐灭,回身捏着她的腋下,整个将她从沙发后面拎了过来。

艳阳软软的躺在沙发上,还气闷着他刚刚的话,“你才是狐狸精!”

“狐狸精怎么了,这不是对女人最高的评价么。”他支撑着手臂在她脑袋边,眼角翘起细细的纹路。

“呸!”她大声的叱,很快又笑吟吟的看他,“等很久了吗?”

贺元朗没回她,只是伸手在她脸上轻抚着捏,出神的端详着她。

白天时在咖啡厅见到她,头发在脑后挽上个利落的发髻,露出饱满的额头,没有留海也没有凌乱的发丝。脸上也没化妆,干干净净的素颜,当时窗外的阳光拂在她的脸上,甚至能看到脸上的细细绒绒的毛。

指腹在她唇边摩挲着,他低沉着问,“来前特意化的妆?”

“嗯哼。”艳阳微抬起下巴。

“用不着这么麻烦。”他淡淡的,听不出情绪。

“情/人就该有个情/人的样子嘛。”艳阳娇声笑了,眼神有些媚,表情却没心没肺的。景环建内。

贺元朗眯眼,用拇指将她唇上的膏状物体部擦掉,才促狭的咬了上去。

激/烈的口水交/融中,她尽最大可能的挺着身子去磨蹭他,难耐的哼,哼的他的自制力越来越薄弱,甚至都等不及回到卧室里,就在沙发上挤了进去。

深入,再深入……

开始时她还能助兴,可没多久她彻底软成一滩水,被他撞的直往上耸肩着躲,嘴里也开始哀求起来。

贺元朗完的兽xing大发,恨不得把她往死里整,加速的冲/刺。最后回到卧室里的那张大/床上,他仰头闷吼了声,有些颓然的倒在她身/上,终是尽兴。

她歪着头在枕头里,浑身蜷缩的抽搐着,他以为她昏厥过去了,可却没想到她反而伸手环住了他。

“君君,谢谢你……”艳阳吃力的在他耳边真心实意的说。

要是没有你,她还在为妈妈的病犯愁,还在为生活犯愁,还不知会沦落到怎样的一副田地。

所以,谢谢你。

后背被她两条细细的手臂环着,贺元朗喉结滚动,忽然又想狠狠的要她。

*****************************************

装潢高级的西餐厅,地板都是光可鉴人。

艳阳有些不安的坐下,看着对面做东的体育老师,颤颤的道,“吃个饭而已,不用来这种地方吧?”

“这里挺好的。”体育老师笑的憨厚。

“可价格贵的吓人,又吃不饱,我们还是换地吧!”艳阳压低着声音对着他说,还是不想让他破费。

“别怕,学校不是刚补了奖金嘛,吃不饱就多点点!”体育老师却豪气道。

见状,艳阳也知道多说无益,只好接过服务生递来的菜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