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山丘如棋。

当看着第一个从地上凸起的山丘之时,我忽然有些明白了那个关于三十六盘的磅礴传说的由来。

圆的十分规则的山丘坐落在面前不远处,或者说它其实是一个小土包来得更为合适?直径不过十米,高度大约在五米左右,有些绿色的植被覆盖在上面,偶尔有一些带着颜色的野花点缀其上,淹没在这墨绿的林海里。

这样看去,它真的就跟一枚被无线放大了的棋子一样。只是也不知这枚是黑是白?

这一刻我忽然有种将自己掉得高高的,从高处俯瞰这三十六盘,看看这些隐藏在其中的山包是否真的是一个棋盘上的棋子?

“这里面还真是诡异的厉害!”我将怀表掏出来,却意外的发现它竟然已经停止了走动,秒针一前一后不停摆着,就是不肯再往前走哪怕一点。

时间卡在三点四十七分的位置上,看的我心里有点不舒服,伸手将其胡乱拨了一个数字又重新揣回怀里。

小东西也不叫了,它安静之极的趴在我的肩膀上左顾右看,神态之间十分警惕。范存龙亦是如此,往前走的不快,甚至落地的每一脚都很轻微。他用手里的树枝不断在脚下的杂草中拨着,确保我们每一脚踩下去都是绝对安。

三十六盘第一盘,当我走过了大约十七个土包之后,听到范存龙有些浓重的说道:“第一盘过了,现在要进第二盘,我不敢确保第二盘里有没有什么野兽,总之大家都小心点。”

在过第一盘的时候,范存龙说据他了解,前三盘应该都不会碰到野兽之类的东西,但是这里他毕竟也只是走过一次,也没有百分百的把握。

“没事,走吧!”我回头看了一眼走过的第一盘,顿时觉得眼睛一阵眩晕。回头看去,那些交错的树木好像有某种魔力,能将人的视线吸引住,然后通过视觉狠狠蹂躏人的大脑跟感觉。

赶紧将目光收回来,刚才那一瞬间我看着面前不远处的一颗树好像都瞬间变成了三个,大脑的眩晕令人生出了一种想要呕吐的感觉,我真怕我继续看下去,会真的忍不住弯腰将吃过的东西吐了。

第二盘,给我的感觉好像跟第一盘如出一辙,所见景物,包括土包在内最起码又九成九的相似。若非是肯定的知道我们已经身处第二盘之中,我绝对会以为我们四个人在不知不觉间又绕回了第一盘的原点,开始重新走刚才走过的路。

一路前行,我努力地将走过的路跟第一盘经过的地方进行对比,终于在第十一个土包的位置发现了跟第一盘第一个土包一些迥异的地方。

土包做落点的位置不对,相较于第一盘的第十一枚‘棋’,第二盘中的明显要错开了最起码三个棋位。

也就是说我们在刚才经过的第十个土包的地方,已经不知不觉的改变了走的方向,可是穿行大树中,这些微妙的变化我竟然一点都没发觉。

若不是记忆里比较强悍,恐怕会连着第十一个土包的位置都会觉得正常吧?“放心,我们没有走错。”看着黄三黄四那惊疑不定的眼神,我给他们说了句。

正如范存龙所说,这里果真是比迷宫还要复杂无数倍。一个方向稍微偏离一点点,都会将结果引想一个未知的极端。因为这这里,完没有方向感的存在。

抬头看不见太阳,低头……就算有指北针恐怕在这里都会完失灵吧。这三十六盘好像是有某种磁性,能干扰怀表指北针这些东西。

越往前走,越是深入,我便越能体会到一种人生如棋,一步错步步错的感觉。可不是么,在这里迈错了一步,恐怕就再难找到这条正确的路径。

看得出来。这个地点也很考验范存龙,他带着我们,走得头上有些见汗,已经来来回回擦了好几次。

我不知道这么复杂的路径他是怎么记下来的,反正我是只跟着他走过了第一盘,记住第一盘的路径都觉得有些吃力,更别说包括我们现在走的这第二盘在内,还有三十五盘需要他按照记忆中的路线去走。

这可真的是危险到了极点,若是范存龙的记忆一旦出现轻微的偏差,那后果我光是想想就出了一身的冷汗。

我心中默默祈祷,希望范存龙并非是年轻气盛一时冲动才这样带我们走的,虽然看样子他并不是这样的人。但是人就是这样,一旦意识到了危机,自己就会胡思乱想,哪怕明明知道这猜测一点也不靠谱,但还是会造成一种心理上的惊慌。

很不幸,我现在就处于这种完不靠谱的状态。

但是又很幸运,此时此地,没有多余的选项让我去选择,我除了跟着范存龙给他百分之百的信任之外,没有任何办法。

回头路,我是不奢望,或者说哪怕就算回头能走回去,我也不会选择回头。这次来的目标很明确,我非见到不可。决定的事情半途而废,这不是我的风格。

也不知道是失去是怀表我无法计算时间,还是因为我们在无形中加快了脚下的速度,反正当第二盘走完的时候,遮了天上台上的树林里竟然还比较明亮,只是略有一点昏黑之处。

范存龙长舒了一口气,他跟我说道:“郑哥,看来咱们天黑之前能赶到第第十三盘,比我想象中的快多了。”

“不能吧!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