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不是我······不是我······我是不会害大姐的······”苏澜芷连忙解释道。

“真是可笑!莫不是那贱奴说了个‘二’字,大家就猜测是二小姐。那也有可能指的是其他意思呢?光凭一个‘二’字,根本说明不了什么!”二姨娘笑道。

“对呀,或许根本就没有什么幕后之人,根本就是一场自编自导的好戏,想把脏水往二姨娘房里引,栽赃陷害!”七姨娘附声道。

“你!”大夫人气得说不出话。

“秉老夫人,刚刚二小姐用手帕为小璃擦泪水,不妨请来医师查验一下,这手帕上是否有小璃他们所中之毒。”小丫话音刚落,众人的目光纷纷看向苏澜芷手中的手帕。

苏澜芷神色慌张,赶紧将手帕向身后掩饰,紧紧拽住手帕。

“将手帕交出来。”老夫人发话了,“这样便好,可以证明你的清白。”

“速去请张医师过来。”身旁的吴妈妈便立刻吩咐一名丫鬟出去了。

张医师是老夫人最信得过得老医师,查验一番后。

“回老夫人,这手帕上确实有毒,与两位所中之毒一致,名叫一品红,此毒可以通过唇部渗入嘴里,致人死亡。”张医师慢慢解释道。

手帕右下角绣有一个“芷”字,老夫人骤然大怒。

“好大的胆子!好歹毒的心思!你一个二八年华的闺中小姐,竟然去陷害自己的亲姐姐!”老夫人对着苏澜芷吼道。

“祖母!祖母!澜芷是被冤枉的!是被冤枉的······”苏澜芷跪地求饶,万万没想到落得如此田地,明明一切都计划好的。

“冤枉?手帕上绣有你的名字,铁一般的证据,还有什么可狡辩的!”大夫人笑道。

“澜芷冤枉啊······定是有人故意在澜芷手帕上放毒的,澜芷根本不知道手帕上有毒啊······”

“来人!去给我搜二小姐房!”

不一会儿,王妈妈带着一包药回来。

“回老夫人,这包药是在二小姐的首饰盒最下面的暗格找到的!”

“张医师且验验,是何物?”

张医师细细研究后,“回老夫人,此物正是一品红毒药!”

“祖母,我不是故意的······我不是故意的······我只是嫉妒她,看不惯她出尽风头的样子!只要有她在,所有人的目光都在她身上,而我是直接被忽视的那个。凭什么她苏流钰样样都强过我,吃的,穿的,用的,明明我比她年长,却还要唤她姐姐!这不公平!不公平!”苏澜芷双腿发软跪下,撕裂的吼着,满腔的愤怒与埋怨。

“老夫人,大夫人,二小姐她一定是一时糊涂,才会做出如此出格之事!看在二小姐年少不懂事,从轻发落吧!”二姨娘大着肚子跪在了地上,苦苦哀求。

“年槿,快将二姨娘扶起来!”年槿赶紧上去扶住,老夫人继续说道:“如今你大着肚子,你的身子无比金贵,若是伤了我苏家儿女!你可担待不起!快快起身。”

“一时糊涂?!年少不懂事?!说得轻巧!一个女子最重要的就是清白和名节,你险些毁了大小姐的名声,这比杀了她更狠!计划如此周密!可见心思不一般,怎么可能是不懂事?!今日之事,若不重罚,将来谁人都可以效仿,那苏家岂不是乱套了?!”大夫人反驳。

“祖母······澜芷再也不敢了!祖母······澜芷知道错了!大夫人······我错了!求求您原谅我吧······”

“押下去,等候老爷发落!”老夫人甩一个手势,两名家丁拉着苏澜芷的肩膀,准备将苏澜芷拖下去。

“大姐······大姐······妹妹知道错了······况且······况且妹妹并没有对大姐造成什么伤害,大姐,就原谅妹妹吧,我们可是亲姐妹呀······”澜芷拉着苏流钰的裙角,苦苦哀求。

“苏澜芷!你陷害我的时候,可曾想过我们是亲姐妹?!”苏流钰甩开苏澜芷,再拍了拍裙子。

“祖母!大夫人!二姐已经知道错了,再也不敢了,就请看在二姐有悔过之心,从轻处罚吧······”苏年槿眼含泪珠的哀求道。

“年槿,快快起来,你这二姐犯下如此大错,实在罪有应得,心思如此歹毒,你可万万不能学她!”老夫人温柔地对苏年槿说道。

“二姨娘教女无方,禁足于洺兮院,好好思过!如今也是再次要当娘的人了,若无悔过之心,生下来的孩子就由其他姨娘代养吧!年槿便在我院里来吧,也是待字闺中的小姐了,万万要好生调教!”

“母亲,我一定会好好悔过的,我这就回房悔过。”二姨娘扶了扶身子,便由李妈妈扶着,离去。

苏年槿望着颤颤巍巍离去的二姨娘,心中思虑着,老夫人是怎么收到消息,如此快的赶过来的主持大局?

今日若老夫人不来,大夫人是决计撇不开关系的!

莫不是苏流钰请来的?

这苏流钰何时开始思虑如此周全了?

“今日之事,若有人说出去一字,连带亲族同死!”老夫人的父亲是督察院左副督御史,若想真的连带亲族同死,也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