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娘亲!”白清凤肿着脸,吸了一口鼻涕跟着也哭了!

白进贤招手,叫了嬷嬷去书房拿伤药,不一会儿,嬷嬷便取来了!

王氏一边给白清凤脸上涂抹,一边谆谆叮嘱:“她是姐姐,以后让着点她,她刚刚来,好些规矩不懂,以后你们做妹妹的,都多担待一些!”

白清凤哭着点头,一边悄悄瞟眼看着自己的父亲!

白进贤走到桌子旁边将那幅画收了起来,放在了柜子上:“倾城本就智力不全,以后少跟她来往一些便是!”

看着白进贤往门口走去,王氏有些惊讶:“老爷去哪里?”

这么晚了,不歇着吗?

白进贤顿了一下,随后又抬脚出门:“我去书房看看!”

“书房?这么晚了?老爷……”王氏想到此立即收住了嘴,她明白了!

“你且先歇着!”白进贤说了一句,直接头也不回地走了出去!

这算什么事?

王氏惊讶的看着空空的屋内,没有了白进贤的屋里,总感觉哪里都是空空的!

“娘亲,爹会给我报仇,打那个傻子吗?”白清凤抬头,泪眼婆娑的看着母亲。

王氏有点不知所措,最后摇了摇头!

“那……那……?”白清凤惊讶的睁大了眼睛,她今天的打白挨了?

特别是后面嬷嬷打的那些,为了增加效果,嬷嬷可是一点也没有手软!

她不可置信的看着手里一瓶小小的膏药,难道就是得到了这么一个?

“咚”的一声,白清凤将手里的膏药仍在了地上,瓶子咕噜咕噜在地上滚了几圈,滚到床下去了!

而此时王氏依然呆立着,心中翻滚如潮涌!

他为什么还要去二房那里?

难道,是自己已经老了,或者,他不爱自己了?

为何见到了自己孩子被打成这样了他依然这般漠不关心!

那边陈婉茹已经入睡,大丫头也在主人睡着了以后,关上门在外间睡了!

猛然间听得有脚步声走来,丫头狐疑的起身开门,却看到老爷站在了门口!

“老……”

丫头开口正欲叫,白进贤抬手阻止了她,径直走进了屋内!

二夫人已经睡着了,淡淡的呼吸声传来,他宽衣躺下,鼻子间传来她头发的清香!

慢慢的,心神平静了下来!

白进贤睁着眼,久久不能入睡!

白日午后收到了一封宫里传出来的信件,是他在宫里的熟人传回来的,户部尚书葛怀因为年纪大了,过不久就要卸任,而他这个副职是最该上前顶替的人选,为了这事,他也已经多方打听,四处上下打点了不少,可传来的消息称,这次尚书的位置花落谁家还不知,还有说等秋日应试了过后,也许会选当今的状元郎来任户部尚书的位置!

这可是莫大的荣宠,从来没有哪一届的状元郎有这般高的职位,可对于白进贤来说,这并不是一个好消息!

因着这事,他已经半日没有静下心来了!

陈婉茹一动,转身一把将他抱住,突然一下子惊醒了过来,黑暗中摸了摸白进贤的脸!

“老爷!”她惊道,“我这是梦里还是梦外?”

白进贤心里一动:“你梦见了我?”

“嗯,”她点头,声音有些闷闷,“想着你入睡,正梦见你过来了,没曾想你竟真的在我旁边躺着!”

白进贤一把搂过,翻身就将她衣裳扯了!

二日,白倾城还没起床,外间的丫头就将早上用的东西送来了,因着昨晚闹的这么一出,府里的丫鬟竟一下子不敢得罪这个傻子大小姐了!

夫人打了自己孩子也要护住这个傻子,可见,这个傻子的身份有多重要!

吃完饭,白倾城依然觉得小院子里东西不是很好,吩咐指挥着两个小丫头顺着墙角将杂草全部除掉,白倾城坐在窗前观看,却看到院墙上面伸出来一个圆圆的头颅!

一个小小的黑黑的头颅从墙上冒出,接着一双圆圆的眼睛冒了出来,极有兴致的看着底下的丫头除草!

那是谁?

猛然间白倾城想了起来,昨日王氏说了儒生少爷?还有什么两姊妹?

难道?!

再仔细观察了一眼,那圆圆的头颅整张脸全部露了出来,瘦瘦的,小小的,一双眼睛黑黑亮亮,由于很瘦,巴掌大小的脸庞骨骼分明!

白倾城看到他的样貌竟跟自己有几分相像!

料得不错的话,这就是她同父同母的胞弟,白儒生!

看那样子那么瘦,一丝心疼从心底生了出来!

男孩看了一会,发现这边有双眼睛在盯着他,他一抬头,跟白倾城登时四目相对!

白倾城对着他笑了一下,男孩却一惊,圆圆的头颅立即消失在了围墙头上,“咣当”一声轻响,好像围墙那头有东西掉在了地上!

正在除草的丫头听到围墙那边声音有些惊讶,静耳听了一下,只听到有细碎的脚步声往远处跑了!

“咦?那边有人住么?”金翎不由得问。

“有的有的!”两个小丫头一个叫杏儿,一个叫流苏,此时杏儿就接口道,“儒生少爷就是住在那边院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