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顺着沈君傲的视线,周锋看到原来她的注意力,全部被墙上的一幅油画吸引。

画的内容很简单,就是庄园内部的那片玫瑰花田,不过只有红色玫瑰,没有白色。

周锋心里顿时不悦,觉得这幅画肯定是沈君傲倾慕的一个高富帅送的,不然她怎么会一直盯着看。

“切,不就是画吗,我也会。”

抱怨着,周锋想起他初中的时候给同班的暗恋对象画的画,用别人的话说,“给狗一根笔都比这个画的好。”,但他好歹也靠着这个泡到了初恋。

为了不让沈君傲继续盯着油画看,周锋鼓起嘴冲着她大叫了一声“汪!”。

沈君傲回头看向周锋,刚才还满脸阴沉沉的脸上竟然浮现出一抹似有似无的笑意。

不知为何,周锋从沈君傲的笑容当中感觉到了一股哀伤气息,有一种想说又不能说的苦衷。

沈君傲在周锋的眼中浑身都是秘密,从水榭花都的偶遇到今天,他任何有价值的信息都没得到。

琢磨了半天,周锋也不知道沈君傲带自己回家到底所为何事,当晚就在沙发上翻来覆去得睡不着,沈君傲倒是在床上休息的安稳。

周锋望向窗外,凉风带着玫瑰花香飘进了屋,在芬芳扑鼻的同时,他似乎也闻到了一丝血腥,虚浮缥缈,淡的连狗都要仔细才能嗅出。

空荡荡的房间瞬间变得阴冷,偌大的庄园也被蒙上了一层恐怖的面纱,如果在这里死了什么人,就算一万年也不会被人发现。

看着呼吸匀称得沈君傲,周锋突然有一种希望,他希望这个庄园无论发生了什么,都和眼前的女人没有关系。

失眠的状态一直持续到第二天中午,太阳像往常一样耀眼,晴空万里。

快天亮了才睡下的周锋吐着舌头在沙发上打鼾,压根没感觉到有杀气弥漫在他的周围。

不知道什么时候起床的沈君傲死死得盯着眼前的傻狗,手上的拖鞋也说不定何时会落下。

沈君傲作为沈家大小姐,睡眠环境都是最好的,从来不会出现噪音,她没想到,半路带回来的大傻狗竟然睡觉还会打呼噜。

越想越生气,沈君傲抓着手上的拖鞋,在周锋呼气的时候猛地甩在他的脸上,一下子就把周锋给拍醒了。

“汪汪汪!”

本来是在说“谁打我!”,出了口却变成了狗叫。

周锋迷迷糊糊得看着拿着拖鞋的沈君傲,一脸委屈,有嘴也说不出,说了她也不明白。

“呼噜打得不错,梦到哪只小母狗了?”

沈君傲说着,气也不顺,凌晨起来的呼噜声让她一整晚只睡了不到五个小时。

一人一口,语言不通,还都闹别扭。

调整了片刻心情,沈君傲已经换好了警服,恢复了往日冰山女警的面目,周锋伸了个懒腰,准备翻个身接着睡。

刚一闭眼,周锋就觉得自己的脖子在被人摆弄,随后就是一股力量从身后传来。

“记住,从今天开始,你就是我的保镖。”

说完,沈君傲手上一使劲,狗链子一头的周锋只能被动跟随,莫名其妙得成了大小姐的侍卫。

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的周锋跟在沈君傲身后上了庄园门口的豪车,半个小时的路程,车停到了市警察局的门口。

沈君傲到哪也是最引人注目的,尤其是今天身边还多了一条狗。

走进警厅,看到沈君傲的人都在问好,只见一个相貌帅气,气质不凡的男人走了过来问道

“君傲,你怎么来了,身体好些了吗?”

沈君傲客气得点了点头说“好多了,要不是你那天及时发现,我可能要冻死在水榭花都了。”

看到沈君傲夸自己,男人不好意思得挠了挠头。

原来这个人就是在别墅把沈君傲和周苗苗从冰箱里救出来的那个警察队长。

可周锋不知道他是妹妹的救命恩人,只感觉这个男的对沈君傲有意思,瞬间满眼都是敌意。

“君傲,这个是?”警察队长指着周锋问道。

沈君傲回答说“保镖,今天的行动比较危险,他可以保护我。”

“这样啊,警局里不是有警犬吗,何必找一条小笨狗呢。”

警察队长一边笑着说,一边伸手想摸一摸周锋。

这千载难逢的好机会周锋怎么可能放过!

就在警察队长碰到他脑袋的一刹那,周锋使足全身的力气跳了起来,冲着对方的手就是一阵狂咬!

反正有沈傲君在,咬你也是白咬!

周锋带着这样的心思下的口,只可惜警察队长的反应能力也不逊色,敏捷的躲过了他的大嘴。

出了一身汗的警察队长满脸尴尬的笑容,说道“你这狗好像不是很喜欢我啊。”

沈傲君瞥了一眼周锋,似乎对他刚才的行为并不生气,反倒是挺开心,随后说道“开始说案情了,进去吧。”

周锋跟着二人走进了案情分析室,所有人看到他之后都愣了一下,但是狗链子在大小姐的手上,谁也没说什么。

“5·16案件”,几个大字写在屏幕的正中,周锋也一块听完了整个案件的过程。

就在今年的五月十六日,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