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不到边的大部队。

他和那些在山洞里的尸体,便是一路走来,挨着皮鞭拉着车辆踩着泥泞悲苦的人。

“小花子,你还年轻如果有机会好好活着。”

“早知道这样就当山贼去了.....”

“小花子,你能逃跑就帮我看看我的儿女们还活着么?”

这些人有的过秦茳半个烤饼,有的给他说过笑话,有的帮他挡过皮鞭。然而,还是自己的命最硬,真的活了下来。

该死的契丹人,该死的党项,该死的突厥,该死的....他不记得父母家人,却记得这一路几个月来每天在一起苦苦相撑的人。

耳边听刘伯继续说着,秦茳忙回过神来。

“对,就是十几日前,这边开始打仗,那黑军厉害啊,饶是败兵都让金兵损失惨重。他们边打边退,走到咱们那片山的时候,听说出了大事。”

刘伯压低了声音:“听说押运着部分金银粮草的一些黑军失踪了,蒙古军停了几日,又遭金人的到伏击才继续往北边撤。沐家家主派人送来消息,说是那些东西可能还在山中,让山上的醒着点神。给山上送信的人走了没多久,家里就造了金兵查抄,一家大小都被关起来。”

“啊!后来呢?”

“后来人回来了,据说是沐家家主去求了当差那家的主人,这边人放了了,赶巧你爹那两天也来了。”

“那我爹去哪了啊!是不是还在沐家,我去找她!”

柳老汉一把拉住柳烟儿:“别,别去。他家出了大事。咳咳咳!”

上一页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