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了,最初只是按照要求修复系统漏洞,而且至少情节设定跟小说里的差别并不是很大,可是现在这一下子让靖和越有些烧脑。

还有就是自己的功力,到底什么时候才可以恢复啊,就以自己现在这种菜鸡的状态,在这个世界混,一旦被发现自己就完蛋了。

本来就有很多人看自己不爽,之所以到现在安然无恙,除了自己的身份,还有就是自己的一身武功,真是不敢想,被这帮人知道自己武功尽失,会怎么整自己。

还有就是离火肆为什么突然这么着急着要娶自己,这不是应该是后面的剧情吗,这才哪儿跟哪儿啊,发展的有点快。

靖和越在床上翻来覆去,一会换一个姿势的,想来想去就是想不通,这一切的一切到底是为什么呢?自己到底怎么才能回到原来的世界呢?

就这样毫无头绪的想了很久,终于想来想去的靖和越睡着了。

华丽的宫墙之内,看起来处处金碧辉煌的寝宫之内,大殿之上坐着一个穿着华贵,看起来非常有气质的女人,要来这女人就是纯原皇后。

一侧坐着一位健壮,而脸上又有些狐狸像的男人,那便是韦将军,虽然总是跟着出兵打仗,但是这个人和一般的将士可不一样,头脑可灵光的很,一肚子坏水儿。

寝宫之外有一个穿着一身纯黑衣服,头上还包着头巾的男子,快步走进来,在纯原皇后身旁停下。

男子弯着身子,在纯原皇后耳边说着什么,说话的时候还用手遮挡住自己的嘴,以防懂得唇语的人

得知自己所要说的内容,这也是他们的必要知识。

黑衣男子说完便又快步离去,男子脚步轻盈,一看便是练武多年之人,韦将军懂得这定然是纯原皇后身边的亲卫,来向纯原皇后汇报情况。

自从这个男子出现,纯原皇后的手就紧紧的捂着座椅,大拇指长长的指甲,差点没把娇嫩的手掐出血,虽然没有出血,但是还是有一道深深地指甲印。

韦将军虽然很好奇,刚才的黑衣男子到底说了什么,但是自己不能问,就只能一脸云淡风轻的等着纯原皇后自己说,毕竟自己也就只是一颗棋子。

说到底自己和纯原皇后也就是相互利用,韦将军用自己的计谋去讨好纯原皇后,从而依靠纯原皇后背后的势力,让自己在朝堂之上更加有底气。

终于在纯原皇后深吸了一口气后,微微皱眉,然后语气略带怒气的开口,如果不是纯原皇后身边的人,怕是听不出来这一丝怒气,“这个离火肆,我还真是小瞧了他。”

说罢深呼了一口气,松开座椅上的手继续说道,“上次围场里,皇上差点遭人陷害受伤,本来想着来一个离间计,让皇上与离火肆二人互相猜忌,结果本宫到底还是小瞧他了啊。”

说到这儿的时候,纯原皇后的脸上已经看不出任何的波澜,即使是话语间也看不出有一丝的不满。

“属实是没想到离火肆能耐这么大,事情明明安排的妥妥的,怎么就失败了呢。”

“我越想越不对劲,有蹊跷,这中间肯定有人通风报信。”韦将军靠坐在椅子上,一只手扶着鹅头,时不时的揉揉眉毛。

围场里的人都是她们提前安排好的,这些人也都是纯原皇后一直培养出来的亲信,所有事情也不可能,是从这些人口中传出去的,那那个人到底是谁呢?

纯原皇后也在想到底是哪出了差错,自己和韦将军明明计划的天衣无缝,目的就是为了让皇上对离火肆产生戒备之心,结果这么完美的计划竟然没有成功。

韦将军突然坐正,“诶,我想起来一个人,会不会是他从中作梗。”说话的分贝也比之前高了不少。

“快说,那个人是谁?”被韦将军这么一说,纯原皇后的思绪瞬间被拉了回来,她倒是想知道是谁坏了她的好事。

s://adf.ccr

上一页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