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傲娇总裁吻上瘾九桃小说()”查找最新章节!

翟思思洗过澡后,便看见卧室中央的羊毛地毯上,整整齐齐地放着一张鹅绒棉被,以及一个看上去崭新的枕头。

而靳乔衍闭着眼躺在床铺中央,俨然已经睡着。

卧室内门窗均是关着的,灯光也只亮起了羊毛地毯上方的小灯,空调呼呼地吹着暖气,寒冬十二月,靳家暖和得如同阳春三月。

南方没有供暖,取暖的方式只有暖炉和空调,在家里翟思思连暖炉都舍不得开,只用暖水袋捂热手脚以防冻伤,靳家倒是有钱,这空调一开就是一整天,半点心疼的意思也没有。

正好,她睡在地上不会着凉。

亏得她是农村出来的姑娘,在家里没少打地铺,这会儿在靳乔衍的卧室睡地板,也不觉得委屈,反而舒舒服服地窝在羊毛地毯上,头顶上吹着暖气,比她在郊区外的家里睡得还要舒适。

然而但真正引起她仇富的,是隔天清晨闹钟响起时,她不得不起身梳洗上班,而靳乔衍只是皱了皱眉头,翻了个身继续埋头大睡。

每个人的身体构造上没有什么不同,但所过的人生却能有天壤之别。

到了医院休息室匆匆换上白大褂,刚把签字笔插在口袋,邓翠梅的电话就打了过来。

瞥了眼墙上的挂钟,她拿起手机离开休息室,边走边接听电话:“喂,妈妈,怎么了?”

邓翠梅正是翟思思的母亲,翟思思和弟弟翟明明算得上是邓翠梅独自抚养成人的,父亲常年在国外忙碌工作,一年到头也只能见上一两面。

说是在国外工作,却从未给家里汇过一分钱,充其量就是见面的时候,给他们带一些小礼物,以及一人一个一百块的小红包,除此以外邓翠梅再无法联系上所谓的“丈夫”。

因此姐弟俩十分刻苦念书,为的是以后能够把邓翠梅接到大城市里来享享清福。

年轻的时候,邓翠梅费心费力拉扯两个小孩,如今步入老年,却还是得不到停歇,要在绥城照顾患上老年痴呆的母亲,闲暇时还会做一些小手工帮补家用,否则以翟思思的实习工资,维持起整个家庭实在够呛。

电话那头邓翠梅显得有些着急:“思思,今儿个一大早有好些个穿着白大褂的人敲门,说是政府单位关爱老年痴呆患者的福利要照顾你外婆,你说他们该不会是骗子吧?我这会就在家里,要不要报个警?”

照顾外婆的?靳乔衍人还在床上躺着,底下的人这么快就有动静了?效率不错。

翟思思换了只手,站在护士站接过文件,边看边轻声说:“我们家有什么可以让人骗的?”

家徒四壁,两个老人的器官也衰退了,要说值钱的,估计就剩下一人一双眼角膜了。

邓翠梅想想也是,便嘿嘿笑了两声。

翟思思又道:“上个月我申请了照顾空巢老人的名额,这是政府关爱老人的一个福利,没想到通过了,正好,有人照顾外婆,妈妈你可以好好休息了。”

邓翠梅闻言笑道:“真的吗?那感情好,好了思思,你这个点要上班了吧?我就不妨碍你了。”

抽出口袋里的签字笔,翟思思应了声好,便挂断电话。

挂了电话重新审视文件,这才注意到普外二科的办公室很是嘈杂,抬眼望去,透过窗户可见十几个人头在里面涌动着。

医院不能大声喧哗,身为医生的他们难道不知道这一点吗?

秀眉微拧,她问着跟前的小护士:“里面怎么了?”

小护士支支吾吾了半天,没有正视她:“徐……徐彬立和颜医生回来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