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白瑜瘫软在地上,哭哭啼啼。

这个昔日里风光的女人,再也没有曾经的富贵,宛若丧家之犬,被人丢弃,中途无数道目光,就这么赤果果,毫不掩饰的落在身上,竟无一人敢上前,为自己说一句公道话。

归根结底。

自己确实罪不至死。

然而,这样的场合,这样的待遇,已经让白瑜心如刀绞,毕竟,曾经那么高傲,高贵的自己,以这般非人的姿态,曝光于大众的眼皮子底下。

今天就算是侥幸,逃过一劫,从今往后,也是颜面扫地,尊严尽失。

而这一切,而这让自己差一步就身败名裂的始作俑者,此刻,正人五人六,坐在那儿,摆着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姿态。

呼呼!

白瑜越想越气,越想越憋屈,若是当初,自家哥哥听信自己的,一狠心,直接将这个年轻人灭了,何至于,闹到现在这幅光景?

说白了,斩草不除根,春风吹又生!!!

“也怪我白家一念之仁,属实善良,否则,你哪来的机会,坐在这儿?”白瑜杀心又起,毫不掩饰的说道。

然而,这句话堪堪开口,现场的气氛立马变了。

尤其是韩忠的脸色,于一瞬间,阴沉下去,仿佛前一秒还是晴空万里,转瞬间,雷云密布,山雨欲来。

这让恐惧以及不甘,笼罩着自己部内心的白瑜,浑身都跟着瑟瑟发抖起来,她意识到自己,在这个节骨眼,说错话了。

可是,她很不明白,也很不解,这家伙,到底什么来路?!

“够了!”最终,还是白冰的一声呵斥,打破了现场的平静,众人的所有关注度,在这一刻,部转到了白冰的身上。

此时。

这位在出场前,风光靓丽,雍容华贵,多日来被誉为帝京城,最为幸福,光芒万丈的年轻女子,明显狼狈了几分。

哪怕,哪怕现在她鼓起勇气站了出来,别再继续做一个不言不语的旁观者,可……,精神状态还是差了许多。

“是不是在这样的场合,让我出洋相,于你而言,是一种非常有自豪感的事情?”白冰望向沈卓,一字一句,咬牙切齿道。

毕竟是当事人之一,现阶段,白冰和沈卓正面交流,于情于理,只是,这句话,颇有质疑的意思?

不知道的还以为,受到委屈的人,是她白冰?

沈卓并未第一时间答复。

这让白冰的心里,布满怨气,这个家伙,一直都是这幅姿态,总是自恃清高,与外人格格不入。

这就是所谓的个人气势吗?然而,在白冰眼里,只有两个字,形容现阶段的沈卓,幼稚!!!

真的是幼稚到家了!!!

“如果,如果你今天折腾出这么大的动静,就为了让我白冰出洋相,也别埋怨我白冰瞧不起你!!!”

“因为你非但是一个心思狭隘,小肚鸡肠的男人,而且,为了跟我一个女流之辈较量,真的无所不用其极,你……,算个什么男人?!”

白冰似乎用尽了身的力气,一副我了解你,也知道你在想什么,试图干什么的样子。

并且,还指着沈卓堂堂一个大男人,竟然铁了心,和她一介弱女子过不去?这不是小鸡肚肠是什么?

“你要真的有本事,就和帝京城那些大人物们较量,比如陆蛟龙沈雕寺,比如宁老爷子……,和我一个女人过意不去,算什么?”

白冰本以为,这句话足够让沈卓沉默,足够让沈卓闭嘴,毕竟,任谁也不敢在公开场合,表示自己完不讲什么陆蛟龙,宁翠山等巨头人物放在眼里……

常言道,为尊者讳,这已经是帝京城,最顶级的一簇巨头存在了,寻常阶段,谁提及他们不是心生仰慕和敬畏之情?

无奈,这句话堪堪说完,就传来韩忠轻飘飘的声音,“你以为他不敢?”

“又或者说,他不够资格?”

白冰,“……”

白里锋,“……”

众人,“……”

这话什么意思?

若是换做其他人道出口,肯定会迎来一阵谩骂,同理,也不会相信。

然而,这句话是韩忠说的,这位什么分量,大家心知肚明,何况,这种级别的存在,不会平白无故的开玩笑,跟不会拿无关紧要的人开刷。

这……

距离韩忠不远的余江河,内心再一次受到了触动,他能清晰的感觉到,自己的心,在不安的跳动着,身汗毛更是齐齐倒竖!!!

白冰张张嘴,她好不容易鼓起勇气面对沈卓,好不容易说了这么一大通话,此时此刻,竟然因为韩忠的介入,让她再次陷入彷徨,迷茫的境地之中。

这一刻。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