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一说到于凤飞对自己的好,安煜图就不禁很得意,虽然嘴上说着哪有哪有,但是她那轻快的脚步得瑟的仿佛天下只有她有妈妈一样。

等她下楼坐上黄胜男的车,整颗心都仿佛飞回了燕北,“黄姨,咱们俩这么开车要多久才能到家啊,我迫不及待的要见我妈妈了。”

“我开车速度有限,来的时候开了一个白天,咱俩回去的时候晚上找个旅店住一晚上再赶路吧。”黄胜男说着启动了车子,“而且晚上开车也不安,毕竟就咱们俩。”

安煜图点点头,“我听我们宿舍的龙萌萌说,她们家那边现在公路上还有劫道的呢。在路上撒上钉子,车子一过去就漏气了,下车查看的时候就被人拿刀子给架住了。”

“我也是怕这个,要不然咱们俩一晚上怎么说也回家了,省得你妈妈老是惦记你。要我说,我认识了她这么多年,就么看见她这么婆妈过。”

安煜图刚想再说两句,黄胜男又叽叽喳喳的说开了,“不过她这样也挺好的,要是按照你姥姥家没出事之前她那个性子,估计她这辈子压根当不了别人的妈。”

“黄姨,那你跟我讲讲我妈以前的样子呗,我有点好奇。”平常都是姥姥或者舅舅只言片语说两句关于于凤飞以前的事情,但是从来都没完整的听人说过妈妈的样子。

黄胜男想了想,“就怎么说呢,虽然我们一起玩了那么多年,但其实你妈妈那时候的性子比现在不好很多。不是说脾气暴躁,就是单纯的特别事儿多。”

“不过那时候我们几个都这样,不然也做不了小姐妹。”黄胜男笑了笑,“你想想那时候我们住在家属院里,父母都是单位的顶梁柱。可想而知,我们那时候有多骄傲。”

“你妈妈是家里的第一个孩子本来就受宠,我爸又因为我妈去世得早拼命的宠我。那时候我们俩要是看不上谁,家属院的孩子都不准跟人家玩!我们就这么过分,你知道吗?”

安煜图想了一想的确是挺过分的,“难怪我妈说他们班有个学生的妈是你们以前大院的,但是我妈跟人家一点都没联系,感情是不是你们当年欺负过人家啊!”

“你说高丛慧?欺负是没有的,就是不怎么看得上他们家罢了。那时候我们整天都风风火火的,大院里都让我们给祸祸遍了。也就你那个前二姨夫,稍微能好点罢了。”

黄胜男回忆起往事也是一阵唏嘘,“有时候我和你妈坐在一起也听感慨的,如果没有那些年插队的生涯的话,我们可能就真的一直这么长大,以后结婚了有孩子了也是坑孩子的。”

“因为那时候我们只知道爱自己,不晓得家人朋友也是需要我们关心的。我们要是一直那样,没准就会跟你们家隔壁的童彩舒以前那样对待自己的孩子。”

一想到她曾经目睹过得童彩舒打孩子,安煜图就觉得心中发麻,于是赶紧想办法转移了话题。她们两个都是碎嘴子,叽里呱啦一边开车一边走,看着天黑了就近找招待所休息了。

--------------

临近过年,安大美在家也忙活了起来,如翠马上就要从学校回来,她想着给女儿收拾收拾房间然后准备点年货,还想着要把自己的金首饰去融了重新打,以后好给女儿跟儿媳妇。

里屋自己那个瘫痪的老娘还不知道在跟温大姐咕咕哝哝说些什么,温大姐现在对于安大娘颇有一番心得,总之就是把安大娘气的每顿饭都多吃一碗,看着精神头不错。

安大美刚把碗筷放到水池子里,就听见门锁响动,转头一看是儿子回来了。安大美下意识的问道,“吃饭了没,这儿还有碗面条,要不然妈再给你热热?”

“不用了,我不饿。”勇刚闷闷的说了一句,转身就回自己的卧室去了。

安大美见状不对,放下手中碗筷就进了儿子的卧室,果然看着勇刚脱了外套就直接往床上一躺,显而易见是心情不大好。

“勇刚,你这是咋了,有啥事跟妈叨咕叨咕。妈虽然没啥大文化,听了帮你解解闷也行。”安大美坐到床边,轻声说道。

勇刚啧了一声,“哎呀妈,这事主要是没法跟你说,说了的话你比我更闹心。所以说,你还是别打听了,省得你听了睡不着觉。”

“臭小子,话都说到这儿了还不跟你妈说明白了,你找打是不是!赶紧说,说完了咱们娘俩一起想想这事怎么办!”

在安大美连吼带骂的劝说下,勇刚这才把自己的烦心事说了出来。事情的起因也再简单不过了,就是勇刚交了个女朋友,俩人感情进展迅速,已经到了想要结婚的地步。

“今天我俩晚上吃饭,她跟我说她爸妈已经把她结婚的条件说出来了。只要凑够了这个彩礼,我俩就马上去领证,不办婚礼也可以的。但是那彩礼除了三金之外,还要五万块钱。”

安大美倒吸一口冷气,五万块钱?这彩礼钱也要的太高了点吧,目前自己听说的彩礼钱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