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身体内脏受到了很大的损伤,尤其是肝肾功能,亏损很严重。

也是那个时候,她才得知,他受伤并不是意外,其中另有隐情。

林敏起炕,去拉了窗帘,阳光透过贴了喜字的玻璃窗洒进来,简陋却布置的很温馨的房间里,更加增添了几分暖色。

她在屋里走了两圈,打量着这个他们的婚房,虽然房子不是很大,却能看得出是用心布置过的。

她坐在炕头,出神的望着炕上睡的很安稳的男人。

他的皮肤是冷白色,很瘦,头发是利落的板寸头,虽然面部消瘦,但五官刚硬俊朗。

外面,听不到屋里有任何动静的顾家人,心绪不宁的在门口议论。

“屋里咋那么安静呢?她没哭没闹,会不会对我二哥图谋不轨?”

“这……”顾父面色骤然一变。

“要不,我进去看看。”

“再等等。”

“唉,咱们这是作孽啊,早知道她根本不同意嫁给景川,就应该早退了婚事。”

顾德成蹲在墙角抽着烟斗,一脸愁容。

他承认,林家人说,他们找人看了林敏和顾景川的生辰八字,他们俩的八字更合,林敏也非常愿意嫁给他儿子的时候,他们的确是动心了。

特意又找了阴阳先生看了一遍。

顾景川和林敏的八字,居然真的特别合。

他们甚至觉得,就是因为林娇和景川的八字相克,才会在订婚没几个月的时候,出事。

上一页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