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司南谨的眼眸幽深如大海,深蓝的海水一层层翻涌开来,挟裹着无尽的巨浪,仿佛在顷刻间就要把安凝玖整个人吞噬干净。

只是对视一眼,心跳都会加速。

安凝玖从未有过这么慌乱的时刻,唯有在面对司南谨的时候。

明明刚刚这男人还差一点杀了她,怎么这么快她就开始脸红了?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吞了一口口水,安凝玖故作镇静,一把就要推开司南谨逃跑。

男人长臂一伸,挡住安凝玖的去路,上身前倾,径直把女人纤细的身体锁在了怀中。

安凝玖眉心一跳,下意识往后退,整个身体都贴到了床头上,实在是退无可退。

他这是要干嘛?

她眼睁睁地看着司南谨离她越来越近,那张英俊到极致的脸在她眼前无限放大,逼近,安凝玖屏住了呼吸,一时间心里闪过千万种想法。

该不会是她刚刚说错了什么,导致司南谨还想杀了她灭口?

司南谨低头,薄唇靠近她的耳畔,一字一句地说道:;你有没有想过,这么做会有什么样的后果?

温热的气息像是一股细微的电流,穿过她的皮肤,瞬息间进入她的血液里,让她整个人都为之战栗。

空气,在不自觉中炙热,升温。

安凝玖抬头就能碰到司南谨的唇,低头又只能看到他靠近之后一览无余的胸口hellip;hellip;

男色诱人,尤其是司南谨这样的极品。

要说安凝玖心里一点都不被忐忑是假的,此刻她觉得自己整个人仿佛快要被带到一个漩涡里,没有任何可以依靠的东西,她被带着往下沉沦,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距离,越来越近,呼吸都交缠在一起。

安凝玖的眼睛里,只能看到司南谨愈发深邃的眼睛。

就在他的唇瓣将要触碰到她的时候,门外,忽然响起了几声清脆的扣门声。

;司总,您在里面吗?我来替您上药。

许特助的声音在门口沉凝响起,像是一道格格不入的光破门而入,瞬间就把房间里暧昧的气氛彻底打破!

仿佛在潜行的深水中被人一把捞起,安凝玖感觉自己哗啦一声浮出水面,整个人都被惊醒了!

搞什么,她刚刚在跟司南谨干嘛?

安凝玖瞪大了眼睛,趁司南谨动作停滞的瞬间,用力狠狠在他胸口一推,彻底把他推了开来!

她跟只兔子一样手忙脚乱从床上跳了下来,飞速的朝门口跑去,压根不敢回头看身后的男人一眼!

门被打开,安凝玖跟站在门口的许特助四目相对。

许特助还保持着敲门的手势,看到安凝玖,整个人都石化了。

安凝玖屏息,低头,也顾不得尴尬不尴尬了,跟许特助敷衍的打了个招呼,整个人就以最快的速度消失在了房间门口。

许特助往屋里一看,恰巧看到司南谨拢着浴袍蹙眉明显不满的表情。

他再不明事理也get到发生什么了。

;司总,对不起,我不知道你跟安小姐在一起hellip;hellip;许特助尴尬地咳嗽了一声,正要解释就见司南谨已然站起身来。

;不必了,药已经有人替我上过。

毫无疑问,那个人就是安凝玖。

许特助在原地愣怔几秒,这才发现司南谨竟然没有借助轮椅,这岂不是代表,安凝玖什么都看到了?

;司总,这太危险了,您的秘密不能被第三个人知道。

许特助表情顿时沉了下来,眼中闪过杀意:;安凝玖是否应该hellip;hellip;

处理掉。

后面三个字他没有说出来,不过他知道司南谨一定明白他的意思。

这可不是什么小事,关于司南谨并没有残疾的事,知道的人总共不过三个人,全都是司家他最信得过的?

安凝玖算什么?

她没有资格参与其中,况且这会给司南谨带来的风险可想而知。

许特助不会愿意司南谨涉险,虽然他对安凝玖并没有什么恶意,但是牵涉到司南谨的利益,他不得不早做打算。

;她不会说出去的,这件事你不用管了。

司南谨的语调平淡,仿佛根本没有把这当成什么大事。

;您,您说什么?

许特助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这可是关乎他性命的大事,为什么司南谨竟然表现的这么轻描淡写?

原本他以为,不用他提议,司南谨也不会留安凝玖的活口。

随手把注射器收了起来,司南谨似乎想到了什么,促狭的眸底掠过一抹清浅的笑意,稍纵即逝。

;我相信她。

尽管那女人说的每一个字都带着极强的目的性,可他就是莫名的相信她,没有什么原因。

对于他来说,她很特别。

空气,陷入了沉默。

许特助的眼神变得古怪,更多的是焦灼跟难以置信。

他跟了司南谨快十年了,生在司氏这样的大家族,从小便要学会尔虞我诈,勾心斗角,他很清楚要让他说出;相信这两个字有多难,这两个字有着多重的含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