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商店门口挂两个铁质的风铃,门开,风铃发出叮叮当当的响声。

刚到门把手高的小娃跑进来,举着手里的几毛钱递给陆老六,隔着玻璃橱窗挑选半天,买走个绿色的青蛙玩具。

“慢点走,赶紧回家。”

这孩子,天天能从家里弄点钱出来买东西,好像前两天刚买走一个呲糖水的水枪。

家里应该挺富裕的。

那娃儿刚走没多久,有电话打进来,陆老六赶紧接电话。

“喂,谁啊?”

对面传来顾晚的声音:“爸,你们都忙着呢吗?“

“晚晚啊,我们都忙着呢,你妈在楼上摆弄咸鸭蛋,在北京挺好的不?”

“我们俩都挺好的,就是最近有点事要和你们说一声。”

“你说。”

供销社周围有人,顾晚压低声音:“你们最近小心点,陆擎曾经执行任务,罪犯有遗孤,怕对方报复当年参与任务的人,爹,你

们切记留心,要小心。”

“晓得了,我晚上和你爸妈说声,咱们都得小心。”

“嗯嗯,我这边您就放心吧,有陆擎在呢。”

挂断电话,李桂芝闻声过来,手里拎着刷鸭蛋的鞋刷子。

“谁打电话过来?”

陆老六把事情说一遍,李桂芝站也不是坐也不是。

“这可咋整,陆焉被陆擎你弄到养猪场,会不会被人绑走威胁咱?

李桂芝摊开手,水甩到陆老六手背上,陆老六烦躁的抹干净。

“她只要老实在养猪场待着没啥危险。”

“陆老六你这么说话我就不爱听了,她个小闺女被送到养猪场,臭气熏天,别说她,我这个老太太都不愿意去。

算算日子,焉焉都在那待好几个月了,你也不说帮忙求情,让陆擎把她弄回来。”

孩子不是这么教的,物极必反。

陆老六最烦和女人吵架,李桂芝喊起来,他紧忙转头闭嘴,看都不看她。

天气热,商店卖最快的是冰棍和啤酒,顾朝阳从后面仓库扛回来两箱,进屋感到老两口气氛不对,他不会劝人,悄悄坐到不显

眼的地方,降低自己的存在感。

和这边挂断电话,顾晚拎包拐去菜市场。

中午他应该在那边吃,现在开始弄,晚上给他惊喜。

上午陆擎接到部队电话,做公交车到部队,下午才回来。

付九生看出他心不在焉,从一堆零件里抬起头。

“怎么了?”

陆擎坐到他对面位置,思索后直接告诉他。

“部队让我回去。”

听到这话,付九生心里咯噔下,陆擎脑子聪明,学东西快,对计算机很有研究,他离开,会变得很吃力。

不过他尊重陆擎的选择。

“是有很重要的任务?”

付九生从暖壶里倒两杯昨天喝剩下的白开水。

陆擎拿起杯子,水在杯中摇晃。

“部队给立过功和一些特殊军官专门建了个小区,我只要回部队,就可以在小区里分到一套房子。”

这里是北京,在这有套房子,来之不易。

陆擎将水杯放下,坐姿依旧端正,肩膀有些下耷,语气无力。

“我不想顾晚跟着我挤在出租屋内。”

同为男人,付九生痛快应下:“我支持你。”

“浪里个浪浪!~土豆还挺香的,软软拌着米饭,这个尖叫土豆竟然是我做出来的,卖相不好,味道不错。”

自捧两句,顾晚开始崇拜自己。

她拿起酱油瓶子,拍下脑门,酱油什么时候用完的。

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出去买瓶新的,还好楼下有供销社。

摘掉围裙,顾晚匆匆跑下楼。

等她从供销社出来,竟然在筒子楼大门口看到疑似陆擎的身影。

顾晚穿着宽大的白底蓝碎花布衣服,下面是黑色料裤,衣服裤子轻薄不透,风轻易能吹头,穿着凉快。

怕头发被油烟熏出味道,用蓝色发带将头发困在后面,手里拎瓶酱油,穿着打扮有种三四十岁大妈的气质。

近瞧才知这小姑娘长得有多水灵,唇红齿白,眉眼灵动。

真是陆擎,他身旁停辆黑色轿车,顾晚认出车的牌子,这年代也得四五万,有钱人呐。

那是陆擎朋友?

揣着此疑问,顾晚慢慢靠近,如果是朋友,她不想过去打扰他们谈话。

没等顾晚走进,车上下来几个彪形大汉,最后出来的男人穿身米色西服,身材高大,板寸头带着几分痞气,长得很白。

他下车痞气十足的嗤笑,不知道说了什么,其余男人把陆擎团团围住。

顾晚目光变冷,腰背挺直,拎着酱油瓶子走过去,路上不忘捡了一块大石头。

拿出军训时训练出的英姿飒爽与不好惹。

“陆擎。”

顾晚走过来,扬声叫道。

陆擎转身过来,看到她手里的酱油瓶子和石头,浓密眉头深深扣紧,有种被十几把大铁锁锁住的感觉。

“呦,这谁啊?”

带头男人视线毫不客气的盯着顾晚看,小姑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