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她一边说,还把脸扭到一边,一副失魂落魄的神态。看的玉竹心里愧疚,像是自己多么不乖似的。

“主子,你……你别这样,奴婢也是为您好。不吃药怎么能好啊?”

秦若岚小嘴一撅:“这就是你不听我的话,只听素池说的理由?”

玉竹讪讪的提着热水壶,不知该说什么好。

还是素池将她往后拽了拽解围:“主子,喝药一事,奴婢们的确是为您好。除了危害您身体康健的,其他事奴婢们依主子差遣。”

冯宝林的宫女芸豆与玉竹挺合得来,跟着求情,连紫衣也顺着宽慰秦若岚。

秦若岚见此,叹息一声,朝玉竹招招手,玉竹怯怯的走到她身旁。

“主子……”

“我与你玩笑的。你是跟我从小长到大的玩伴,拿你当小妹妹看,与你亲昵才会这般,明白不?换了旁人,哪个不是跟人家客客气气的?”

玉竹听了她的话,顿时喜笑颜开。

“奴婢就知道主子不会真生气的,主子真好!”

嚯,喜提好人卡。

秦若岚本就想故意逗逗她的。亲昵度和习惯,都是要慢慢培养,她身边的人,可不能太死板。

“兰姐姐就是个脾气好的,怎会轻易生气?”

冯宝林摇头叹息:“可在这后宫里,若是没有能撑腰的宠爱,只能处处受制。”

后宫的晴雨表,那就看皇上的宠爱了。有宠万事足,无宠门罗雀。这点上,她可是深有体会。

秦若岚拿起茶壶,为冯宝林续了杯茶,盯着她的眼睛。

语重心长道:“她欺侮你,皇上未必不知。你记得,兔子急了还要咬人的,一味的委曲求,换来的只有变本加厉。看准时机,你且闹上一番又如何?只要……”

她抬手把茶盖扣上,发出清脆的瓷器碰撞声,茶水的热气都被尽数遮挡殆尽。

冯宝林看着她若有所思:“只要我……有足够的理由?”

“这只是一点,关键是,要趁势把她过去给你的委屈都揭出来!一定要记住,机不可失时不再来。”

“嗯,我记下了。”冯宝林郑重点头。

她不是个傻得,秦若岚已经点明她了。

皇后娘娘的确不能一次性做主,但皇上呢?再不济也要让皇上明白这女人背地里什么样。

这样的气,总受着,软性子早晚要被折磨死了。

薛御女倒是没想那么多,但见秦若岚帮冯姐姐出主意,便也附和着。

秦若岚笑着转了话题,讨论起装饰来了。

一上午时间便在说说笑笑中度过,临近中午,薛御女和冯宝林都没有留下用膳。

用过午膳,她就睡下了,临近傍晚才起来,练了会儿字就该吃晚膳了。

古代晚上休息的都早,秦若岚只能努力调节自己的状态。

一连五日,皇上都没有来后宫。

后宫女人们都有几分失望,除了秦若岚。

眼看开春,这几天内务府忙着为主子们量身准备做夏季的衣裳,春季的快做完了。

只是五日后的这天,皇上终于来后宫,去了魏美人的临溪阁。

也是在这时候,后宫里向来脾性好的冯宝林,闹出事儿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