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她手放的位置,不过也没出声拆穿她。

弄清楚他中毒的程度后,安雪棠松了手,故作轻松的开口,“对了,你还不知道我叫什么名字吧?我叫安雪棠,乳名糖糖,你要不以后叫我糖糖?”

“好。”

安雪棠盯着他这张脸,渍渍两声,心里暗想真是可惜了啊,长的那么帅,却要受那么多折磨。

“怎么?”

“没事没事。”,安雪棠赶紧摆摆手,“啊景,我们睡吧。”

“嗯。”

安雪棠心里装着事,她没有看到墨云景那幽深的眸子,只是去吹了油灯,在黑夜中脱了外衣,躺回床上。

黑暗中,她眼睛虽闭上却一点困意也没有,只是在心里盘算着要怎么给便宜老公解毒。

他体内有两种烈性毒,其中一种在他体内至少得有十个年头,最新那种毒是三个月前下的。

三个月前中了剧毒,双腿被生生打断,到底是什么样的仇人才这样对付他,他又是什么人?

安雪棠自认医术还可以,但要她解这两种毒,至少也得花三个月的时间。

他的腿需要做手术,她还得想办法打造手术所需要的器械。

她对这个年代了解的还不够深,现代的那些药材药草也不知道这里有没有,如果没有的话,他体内的毒她还真不敢保证自己能解。

上一页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