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头条内容是采访,关于神秘大海贼、在没有“露面”之前,便已经获得了七武海邀请的克洛克达尔的采访。

采访内容包括什么“为什么间隔了半年,才同意担任七武海?”、“左手是怎么丢失的?”、“脸上的刀疤哪里来的?”。

前面的问题,克洛克达尔的回答都很含糊,唯独在说起刀疤的时候,克洛克达尔回答了一句“是一个叫斯凯勒的女孩造成的,她现在应该是海军里的小女兵吧”。

简短的看完了新闻,斯凯勒瞬间手脚冰凉,大热天的止不住的颤抖,她可经不起这种高抬,要是真的被误会了,她可怎么办哟?

此时,那个女兵大姐姐用手背稍微碰了碰斯凯勒,斯凯勒惊醒,赶紧摇头,说道:“不,不是,你认错人了,不好意思。”

说着话,斯凯勒就已经开始转身,朝着外面跑去,她要赶在上课前,找人说说这件事,一瞬间,她认识的海军在她脑海一一掠过。

卡普?不行!一看就很不靠谱,如果自己去找他的话,想必他一定“哈哈哈哈~”

波鲁萨利诺?更不行!这个人比卡普还不靠谱,可能只会让自己跟他说明白,然后他来一句“我知道了哟~斯凯勒酱~”然后这件事就过去了,纯粹浪费时间。

那么...就只有鹤中将了,虽说平白无故的找人帮忙这种事的确不可取,但是斯凯勒却必须得去找人帮忙,毕竟这可不是什么好事。

莫说会不会让人误会斯凯勒的实力,就单单她曾经与大海贼接触过这件事,就已经很不得了了,毕竟在这之前,斯凯勒可是身家清白,清白到无处可查。

但是克洛克达尔突然这么横插一脚下来,斯凯勒的过往就变得莫名了起来,与大海贼接触过,并“砍伤”大海贼,一下子就不寻常了起来。

而且,与克洛克达尔接触的时候发生了什么,她和克洛克达尔什么关系,而且很明显,稍微一推时间线,就知道斯凯勒是在与克洛克达尔接触之后,才加入的海军。

这一切...一个弄不好,或者是高层想要周一点,说不定就将斯凯勒当卧底给处理了,这才是斯凯勒惊慌的原因,毕竟啊...哪有不怕死的人,不怕死的,那还算是人吗?

“该死的沃歌娜丝!”

斯凯勒心中暗骂,但是速度却是越来越快,但等她跑到鹤中将的办公室时,也已经上课了,也就是说,斯凯勒在海军学院的第一次旷课,就这么发生了。

“呼哧~呼哧~”

斯凯勒喘着粗气,敲响了鹤中将的办公室门,里面即刻传来了鹤的声音:“进来。”

斯凯勒推门进去,就看到了正在喝茶的鹤中将,但是有些出乎意外的,卡普也在,祗园也在,就连青雉...

“我没有来晚吧?”斯凯勒突然听到身后传来声音:“啊啦啦~当事人也到啦?”

这下子,最初跟斯凯勒接触的海军高层,基本上都到齐了,斯凯勒的额头冒出了汗水,可能是一路奔跑终于停下的原因,也可能是...吓的。

但是除了斯凯勒,其他人都还算是平静,卡普甚至还不断用眼神窥视着鹤办公桌上的茶点,差点没把口水流出来。

“都来了?坐下吧。”

鹤温柔的声音传来,斯凯勒终于从自己未来黑暗的幻想之中清醒了过来,有些不自然的找到了一个位置坐下,正对着写着“纯洁的正义”的牌匾。

青雉也找了一个地方坐了下来,慵懒的翘起了二郎腿,鹤左右看了看,说道:“都说说吧,你们是怎么看的?”

卡普收回窥视茶点的目光,看了一眼低着头的斯凯勒,摸了摸自己甜甜圈一般的胡子,说道:“我...咳...老夫以为...大力宣传即可。”

“???”

斯凯勒抬头,一脸懵逼的看着卡普,卡普挪开视线,重新看向茶点,就再无下文了。

鹤点了点头,说道:“我认为可行,只是有一点...斯凯勒的实力不能被外人知道。”

“???”

斯凯勒二脸懵逼的看向了鹤,但是鹤也再无下文,拿起茶杯,轻轻啜吸着,感受着茶水的风味。

“可是这样的话,斯凯勒就不能再和其他海军一起训练了,这件事...得波鲁萨利诺中将同意吧,毕竟他才是斯凯勒的长官。”

祗园给鹤的茶杯添了一些茶水,微微皱着眉说道,青雉点了点头:“嗯。”

“???”

斯凯勒脸上施展了多重懵逼之术,这些人到底在说啥,莫非她真的是不够聪明?自己在第一层,而这些人在天花板?

“他敢不同意?”

卡普一拍座椅的扶手,一颗螺母滚落,虽然知道他们谈的事情似乎很重要,但斯凯勒的视线,还是随着那颗掉落滚动的螺母。

“斯凯勒,你的看法呢?”

鹤中将突然询问斯凯勒,少女的肩膀抖动了一下,显然是有些被吓到了,她有些结结巴巴的说道:“我...我肯定是...是同意的..但是...你们在说什么啊?”

鹤:捂额

祗园:捂额

卡普:捂额

青雉...青雉原本就是捂额的姿势,下一秒,祗园直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