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

他嘀嘀咕咕又说不出下面的话来。

因他和童达平都知道除了山下有看守弟子外,圣女山里随时有巡山的外门弟子,就算是明致远迷了路,只要遇到巡山弟子,一样会被送到正事殿来。

无非早晚的事,也耽误不了多久。

那童达平经不起他吵闹不休,只好摇手说:

“别说了,别说了,都说了庆海最厉害,我抱着你上去吧。”

又转头对明致远说道:“明公子你顺着铃铛的翅膀踩到它背上去,我们一会就到松来峰。”

明致远一听就作难了,这大鸟虽说蹲在地上,两只翅膀匍匐在两边,但是让他踩着翅膀上去,他委实有些心惊胆战。

童达平看他一脸难色,就知道他并无修炼,身无武力。

他也不说话,便一手拉着明致远的手臂一手托着他的腰,也不见他怎么用力,明致远只觉得身子一轻竟然腾空而起,又稳稳当当落在大鸟背上。

童达平随后又下去抱起了庆海,飞身上来。轻轻踩了踩鸟背,那大鸟便起身振翅一扑,飞了起来。

刹那间,明致远只觉天旋地转不由得趴在了那大鸟背上,两手紧紧抓住那大鸟背上的羽毛。

那大鸟感觉羽毛被人紧紧拽住,有些不适,唳叫了一声。庆海见明致远狼狈的样子,乐得哈哈大笑,两手不住拍击。

被童达平一瞪眼,又生生忍住了,只是脸上嘴角都是忍不住的笑意崩裂开来。

明致远也顾不了那么多了,只觉得山谷中风声猎猎,刮在脸上生疼,也不敢去看下面的风景。

只想快点到达松来峰。幸好那大鸟飞了一阵终于缓缓在一处平地上落了下来。

童达平将庆海抱下去后,又上来把明致远接了下去。明致远下来后自觉脸上无光,见庆海还在不住嘻嘻笑着看他。

只得尴尬的说道:“庆海小兄弟别笑了,我第一次坐这种会飞的兽骑,着实是被吓到了。”

庆海捂住嘴吃吃道:“铃铛不是兽骑,是童师兄的患难兄弟。”

明致远回过头来一看,童达平朝他温和的一笑:“铃铛已经在我师门中驯养多年,极通人性的。虽不是我人族,但也是一起在魔兽防线上出生入死过,还救过我老童的命。”

明致远慌忙道歉“不知火铃铛与贵师门还有童兄有如此渊源,还请童兄赎罪。”

那童达平大手一挥:“不知者不怪嘛,明公子请跟我来吧。”

上一页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