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童达平走在前面,领着明致远向不远处一座院子走去,庆海跟在后面,一边回头还在和铃铛说话:

“铃铛儿,一会还带我下去的,你等着哈。”

明致远见那院子门墙高大,两排围墙伸出,几乎把整个峰顶都围在了里面。

院门上一块横匾,上写着{松来院}三个大字。

三人进了院门,就见院子里摆满了晾晒药物的大圆竹糄。

竹糄里晒着各色药草,空气中都是一股浓浓的药香味。让人闻了之后感觉头脑中十分清醒。连闷闷的心胸中都为之一振。

童达平领着明致远在前院大厅里坐下后,自己又去了中院。

不一会里面走出一个中等个子,须眉墨黑的儒雅老者来,后面跟着面色恭敬的童达平。

明致远一看,心知这就是圣女山大长老南纯一了,他连忙站起身来深深一鞠:“晚辈羽火国明致远,见过南长老。”

南长老微笑的看着他,叫他坐下,自己也在主座上坐了下来。吩咐童达平去泡茶。

还没来得及和明致远说话。

那庆海在旁边就叫叫嚷嚷的道:“南师伯,今日是我找到的这位明公子,是我带他来的,不然他可就迷路了。”

南长老一笑:“”是啊,今日庆海可是立了大功劳了,若不是庆海早早去接上这位明公子。恐怕你传喜师兄写的信,我就看不到了。”

庆海听了有些不好意思的摸摸头:“也不会看不到了,明公子大不了迷路几天,师伯你也晚看到传喜师兄的信几天呐。大师伯,你可是最疼传喜师兄的啊。”

南长老笑着他点点头:“庆海说的对,哎呀!庆海立了这么大的功劳,那可该怎么奖励才好呢?”

庆海眼睛一亮:“也不要什么奖励了,这都是庆海该做的,若是师伯的三番三转丹还有多余的话,就给庆海个三颗五颗,额,十颗八颗的。。。。。。也就可以了。。。嘻嘻”

南长老看着他,眼中露出慈爱之色,伸出手来道:“过来吧。”

庆海喜滋滋的走上前去,两手一捧,等着接东西呢。

南长老却突然屈指伸出在他额头上弹了个嘣。只听得波一声。

庆海一下子愁眉苦脸,不住揉额头扁着嘴道:“师伯也来骗庆海,师伯这么坏。”

南长老哈哈大笑,向一边的童达平道:“去拿两颗三番三转丹给庆海吧。”

童达平也笑看着庆海遵命而去。庆海小孩心性,见有丹药可拿又嬉笑了起来。

南长老转过头来,脸上带着和蔼的笑意问明致远:“听说是我那小徒弟让明公子送信来?”

明致远早将信拿在手里,此时赶紧上前两步双手奉上。南长老道了一声不敢当,接过信来拆开看了半晌。南长老似乎是思索了一会。

他抬头来看着明致远道:“竟不知明公子身负如此血海深仇,还能不远万里为我这小弟子送信。”

明致远一听心里暗叫。别啊,我是来拜师的,不是专门送信的啊。

口中却道:“我当日差点就死在荒郊野外,是传喜兄救了我一命,南长老万勿客气,是我该感谢传喜兄才对,这些许微劳哪里偿还得了传喜兄救命之恩的万中之一呢?”

说完他停顿了一下,脑子里思索着,不如开门见山吧,既然要拜师当得诚恳实在些,这样客气来客气去,拜师的事恐怕就得黄了。

于是他又站起身来直直朝南长老跪了下去。一头磕在地上道:

“小子不才,想要拜入长老门下,习练丹药之技。还请长老怜悯,小子以后一定努力向上,刻苦习练,必不堕师门名声,恭敬孝养师父。

小子已家破人亡,若能得拜入师门。。。。。。师门就是小子。。。。。。的家。”

说到最后,明致远不由得哽咽起来,一时想到伤心处,眼中泪流滚滚,再也说不出话来。

南长老把他拉了起来,叹息了一声道:“你的情况,传喜在信里也告诉我了。真是个苦命的孩子啊。

只是你身无修炼根骨,这便是你的先天缺陷,若是硬要习练丹药制剂,那非得花费比别人多十倍,百倍,千倍的辛苦去习练不可,不然你的先天缺陷会累你一事无成啊。”

明致远闻言赶紧又跪下去:“小子不怕辛苦,只怕长老不肯收我。辛苦不算什么。哪怕千倍万倍的辛苦,小子也愿意去努力。”

南长老看着明致远一字一句的说话,觉察得出他口气真诚,心志坚定。

面上露出赞赏之色点头道:“年轻人不怕吃苦,那就不怕做事不成,就算没有根骨,也可习练丹药制剂,虽然路途艰难些,然我圣女山没有修炼根骨一样成为三品以上炼丹师的今有司徒长老,前有已经逝世的莫生非长老。”

南长老说到这里迟疑了一下,又道:“这样吧,你先在这松来峰住下,让我的大徒弟带你熟悉一下药材,你也安心想一想。过得一阵,在看看,若是你还想习练丹药制剂,那就再说罢。”

明致远心知这是要考察自己的心性了。便又是一磕头道:“小子遵命。”

南长老唤过旁边的童达平来,吩咐他安排明致远住宿一应事宜。完后,又向明致远点点头,便自己起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