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的官兵,腰间都还别着冷月长刀。

他努力想要保持清醒。

最后祝明朗还是没有逃过这些“老鼠药”的药力,摇摇晃晃的倒了下去。

失去意识的前一刻看到了一双玉足,踏着莲步,优雅的从院深处走来……

祝明朗很努力的想要看清玉足的主人,但他已经彻底失去意识了。

在那药力袭脑与混沌的思绪梦境里,玉足与九城女武神的雕塑结合在了一起,变成了一个鲜活完整栩栩如生的美人,妩媚婀娜,满面潮红的贴近过来。

……

美梦如春,祝明朗感觉老天爷也算没有亏待自己,在自己人头落地前送给了自己一幅香艳至极的幻梦。

他梦到城中的那座妙曼优柔的雕塑活了过来,在昏暗的油灯火光照耀下慢慢的爬向自己,那惊叹的曲线与微微扬起的泛红脸庞,实在是这个世界上最极致的视觉享受,至于接下去发生的一切,更让祝明朗觉得归西也不是一件没法接受的事情。

昏暗的油灯下,周围更是冰冷漆黑的石壁,偏偏怀里扭动的瓷白身子是那么滚烫。

“啊,要死了。”

祝明朗不由自主的喊出一声,本以为一切都是死前幻觉,却不料很快这个封闭的区域里传来了自己的回声。

“要死了……要死了……死了……”

祝明朗听到自己的回音,整个人慢慢的清醒过来。

他观察周围,发现自己身处在一个地牢之中,微微晃动的油灯火光也不是幻觉,伸出手去触摸甚至可以感觉到热量。

自己没有死??

难道那不是清理老鼠的毒药!

糟糕,如果自己还活着,大概率是会被这些人卖到偏僻的石山、矿地中做奴隶!!

当那种在幽闭矿洞中的奴隶……还不如直接毒死自己!

“嗯?”

突然,一声好听的轻咛发出,就在祝明朗的身旁。

祝明朗侧过头去,这才发现自己身边还躺着一个光溜溜的女人。

她长发如黑茶色丝绸,还未褪去的红霞映在脸庞,美得不可方物,心脏都在近距离凝视的刹那停止了跃动,然后又在下一秒突然狂乱跳动。

怎么回事!

刚才自己不是做梦??

自己为什么在一个地牢里。

为什么和一个女人关在一起。

她的容貌,分明就是城池最中央屹立的雕塑,是那位姿容如宁静仙子、手段却是一位铁血皇帝的女武神!

“都醒啦,姐姐气色很好哟,看来昨晚这个小流浪汉服侍得很好呀。”一个狐狸尖细的女子声音从高高的铁窗外传来。

祝明朗身边的女子还有些昏沉,像是大醉了一样。

“不知道那边的人听闻了耀眼如苍穹的姐姐和一个小乞丐睡在一起,会碎多少人的心。不过姐姐放心,这件事我一定会传到每个人耳朵里,成为人们茶余饭后最回味无穷的话题。”那个狐狸尖细的声音继续道。

这句话让祝明朗身边的女人终于彻底清醒了,可不等她愤怒回应,外面的脚步声逐渐远去,那种得意尖锐的笑声回荡在这冰冷地牢中许久。

祝明朗有些困惑,他注视着自己身边这位锒铛入狱的女人。

眼前的人,分明是这个城的城主,人们口中的女武神,她那绝世之姿太容易识别了,即便没有穿衣服……咳咳,总之祝明朗确定是她。

那么从刚才那个说话的人来判断……

“你被人推翻了?”祝明朗打破了地牢里的沉寂,开口问道。

这片土地,一直都极其混乱,战争更从未停息过,统治者更换的速度不亚于季节交替。

女武神没有说话,她用自己的长发来遮挡自己,只可惜她该瘦的地方瘦,该大的地方很大,不是部遮得住。

上一页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