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两天时间很快就过去了,这两天,程磊一直在研究袁松年其他作品的拍卖价格,心里略微有些失望。

到目前为止拍卖的最贵的一幅画成交价为110万,离他的目标还远远不够。

要是能拿到那个元代钧窑……一想起这个碗,程磊就窝着一肚子火!

盛文远一大早就打电话给程磊,强烈要求跟程磊一起去参加拍卖会,胡德进和李卓则说要去临市收一副画,估计没法赶上拍卖会。

而拍卖会相对于古玩展来说,就显得庄严肃穆得多了。

程磊什么流程都不懂,还是盛文远先带着他去给松风泉韵立轴估了起拍价。两人落座以后,他们一人手里发了一块竞价用的白色号牌。

他正看得新鲜,发现前面两排中间位置上坐着的一个背影似乎觉着有些眼熟。

很快,第一件拍品就出来了,【清光绪—松石绿地粉彩富贵报喜图双象耳瓶】大屏幕上开始滚动图片,起拍价26万5。

拍卖师站在台上挥动着锤子:“开始竞价。”

台下刷刷刷的一个接着一个的牌子举了起来,程磊好奇:“他们都不喊价吗?”

盛文远神色古怪地盯着他:“你没参加过拍卖会吗?这举一次牌代表加价5万,超过五万就可以直接喊了。”

程磊有些尴尬地挠了挠头:“我还……真没参加过。”

“哈哈哈。”盛文远凑近程磊:“你别看他们一个个加价加得那么起劲,等现场烘托的气氛一过,再回头看看这价格可有的扯皮的。”

最终,这个双象耳瓶以260万的价格一锤定音被人收入囊中。

盛文远悄悄在他耳边说:“等会你那画一出来,我先帮你抬抬价。”

几轮叫价下来,程磊也算是看明白了点:“万一你价一抬后面没人叫了怎么办?”

他满脸不在乎:“哎,放心,这画你还怕没人叫吗?要是真没人叫那我就自己收了得了。”

“下一件拍品,【元代钧窑瓷器】”

程磊虎躯一震,大屏幕上熟悉的图片落入他眼底。

果然,是那只饭盆,连边上的小缺口都一模一样。

“起拍价:80万元。”

“什么?”程磊惊得差点没从椅子上摔下来。

他悔得肠子都快青了,虽然早就知道这只小破碗是个古董,但起拍价就把他彻底震得四分五裂……

几轮出价过后。

“150万。”一个清脆利落的女声响起。

程磊循声望去,不止程磊,周围的许多男士都“唰”得一下齐齐地望向她。

女人换了一身旗袍,身材凸显得更加错落有致,让在场的人都挪不开目光。

当然,与其他男士钦慕的眼光不同,程磊此刻正咬牙切齿得盯着那个女人,没错,就是那个前天在展会上跟他抢钧窑的女人!

意识到程磊的状态有些不对劲,盛文远小声问道:“怎么了?”

程磊“咻”得一下站起来,举起手中的牌子:“160万。”

本来魏轻舟喊出150万的时候,现场基本上已经鸦雀无声,就等着拍卖师落锤,结果程磊这一喊,众人的目光又齐刷刷地落在了程磊身上。

魏轻舟回眸,目光微微一怔:“是你?”

“160万一次。”

程磊额上冒着冷汗,内心正在呐喊:“你快叫啊1

“160万第二次。”

魏轻舟看着程磊,唇角一勾:“180万。”

现场一片哗然。

程磊也松了一口气。

抬她30万,也算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了。

坐下以后,盛文远一把将他拉过来:“你是不是疯了?这个破碗你还真打算拍啊?150万已经顶天了,再加就亏了1

程磊心中一阵舒爽:“我压根就没想拍这个钧窑,就像你说的,抬个价。”

他不解:“干嘛要抬价?”

程磊冲着魏轻舟的方向努了努嘴,小声说:“我故意的。”

盛文远望向魏轻舟:“你不会……看上这个美女了吧?然后想故意抬价引起她的注意?”

程磊彻底被盛文远强大的脑洞折服了,谁特么看上女的用这种方法啊!

于是他跟盛文远说了说之前在展会上的那段小插曲。

“哦~原来如此。”盛文远点点头:“看不出你小子还挺记仇的。”

“不过兄弟,这美女好像盯上你了。”

两人一同看向魏轻舟,180万以后,程磊便没有再加价,这价抬得算是相当明显了。

“180万,第三次,成交1拍卖师一锤子落下:“恭喜这位女士拍得元代钧窑瓷器1

现场响起热烈的掌声。

而魏轻舟此刻却一点也不高兴,她意识到程磊这种可恶的行径完全是故意为之,正怒不可遏地瞪着他。

可程磊偏偏跟没看见似的,俯靠在椅子上悠悠地晃荡着双腿,心情不要太好。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