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一次 两次 三次 …… 在冲击了无数次以后,隆灵儿终于感受到那堵塞之处出现了一丝细缝,那汇聚的灵力如同找到了一个出口一般,钻入了那细缝之中。 随着进入的灵力越来越多,那细缝越来越大,慢慢的变成了一条小口子,再变成了一道大口子。见经脉被打通,隆灵儿立即运行期身的灵力,在任脉中来回运转。 当任脉部被打通以后,隆灵儿发现经脉中原本胀痛的感觉都消失了。不仅如此,她甚至感觉到自己的灵力缺失了一点,不再是之前那种饱和的状态。 这是怎么回事? 自己的灵力怎么会消失? “主人,你不是灵力消失,而是修为提升啦!”识海中传来戮天乩的声音,隆灵儿明确感受到戮天乩的声音中带着笑意,那笑不是开心的笑,而是取笑的笑。 不过,此时隆灵儿也不在乎戮天乩是不是在取笑她,她满心欢喜,没想到自己冲开任脉之后修为就提升了一个境界。 炼气期二层了! 接下来就是炼气期三层,达到炼气期三层,她就可以用体内的龙珠了。 想到这,隆灵儿就不由自主的笑出了声。只是刚笑了两声,她就笑不出来了。因为她又闻到了一股熟悉的恶臭味,她低头一看发现自己的手背上又有一层黑乎乎的油脂。 隆灵儿叹息了一声,这个时候秋枝都已经睡下了,她上哪里去找人烧水呢? 要让她这样忍受到明天早上,那肯定是不行的。隆灵儿正不知道该怎么办时突然看见了一张符箓,这符箓之上除了符文之外,还有两道水纹。 引水符! 隆灵儿大喜,有着这张引水符,她就不用担心没人弄水的问题了。 她拿着引水符来到洗浴室,将引水符撕开,扔在浴桶里,立即浴桶里便如同长了个泉眼一般汩汩冒出水来。水位一直涨到浴桶的一半,才停了下来。 隆灵儿快速脱掉衣衫,进入到浴桶之中,直到将自己身清洗干净了才又回到房间里。 她将剩下瓷瓶里的丹药都倒出来看了看,发现所有的丹药都是一阶下品,连一颗中品的都没有更不用说二阶的丹药了。 而且每个瓶子里都只装了一颗丹药,看得出就算是一阶下品的丹药对宋建仁来说也是极其珍贵的。 这里面除了聚气丹之外还有生肌丹,续骨丹,避秽丹,解毒丹等等,都是修士日常经常用到的普通丹药。 看着这些品质低下的丹药,隆灵儿只感觉心疼,她真心疼那些被浪费掉的灵草,她明天还是去炼器铺买一个炼丹炉回来吧!她肯定自己炼出来的丹药无论是品质还是出丹率都会比那个炼丹师好的多。 将丹药收起来,隆灵儿又开始点符箓,一共十种符箓,每种两张,加上她用掉的那张共二十张。这里面有引水符,避水符,地火符,避火符以及三种防御符和三种攻击符。 这些符箓中有十六张符箓是一阶中品,有两张是一阶上品,有一张是二阶初品。这一张就是她刚刚用过的引水符! 看来这制符师的制符水平也不怎么样啊!估计四个人里最厉害的也就是那个阵法师了,至少布设在小院上那个阵法是三阶初品。 隆灵儿将符箓也收了起来,连同空白的符纸,丹药以及那两个玉盒一起吊在了床下。 做完这些后,她盘膝而坐开始吸收着天地灵气进入到修炼之中。 大蜀国皇宫 金碧辉煌的大殿之内放置着上百颗夜明珠,将整个大殿照的亮如白昼。大殿的中央正有几名身姿曼妙的女子跳着婀娜多姿的舞蹈。大殿的两侧摆放着数十张矮几,矮几之上是琳琅满目的佳肴美酒。 每张矮几之后都坐着一名衣着光鲜的男子,男子的身后站着一名侍卫和服侍的宫女。 大殿之上坐着一名身穿金黄色龙袍的男子,正是大蜀国皇帝刘宇孝。刘宇孝的身边站着的是一身紫袍的宋建仁。 刘宇孝端着酒杯,脸上挂着温和而自信的笑容,双眼看向大殿中央,仿佛是在聚精会神看着场上的歌舞。 刘宇轩无聊的晃了晃手中的杯子,他不明白以前每年宴请周陈两国使节都没有让他参加,为何偏偏今年让他参加了。 他一个只有炼气期三层的落魄王爷,用来撑场面显得寒酸了一点。用来保护他的皇帝哥哥,修为又不够。还不如让他呆在他的王府之中来的惬意舒适呢! 他轻轻抿了一口酒,感觉有一道目光落在自己的身上。他抬眼望去,看到宸王的大儿子也就是宸王世子刘昕锐正看着自己。见他抬起头来,刘昕锐冲刘宇轩笑了笑,并端起酒杯做了一个敬酒的姿势后将杯子里的酒一饮而尽。 刘宇轩也举起酒杯对着刘昕锐回敬并喝掉了酒杯中的酒。刘昕锐笑了笑这才将视线转向了坐在他身边的陈国使者,并与之交谈起来。 刘宇轩垂下眼帘,眼中闪过一道厉芒。刘昕锐的父亲刘宇杰是前任宸王的儿子,而前任宸王与先皇是亲兄弟,也是与先皇争夺皇位的主要人物。 两人争夺皇位可以说是到了你死我活的程度,但总体来说先皇的实力要略逊一筹。看到很多人因为他们而死,先皇打算放弃皇位做一个闲散王爷。可就在这时,老宸王却先一步提出他放弃皇位。只是,他有一个要求,就是让先皇继位以后将阳都城外的大雁山划拨给宸王府,并下诏书明确大雁山是宸王府的私人产业,大蜀国历代国君不得收回。 先皇当时并没有立即同意,而是悄悄派人去了大雁山查探。他也担心万一大雁山有什么宝藏,他就这样答应了宸王,那岂不是让大蜀国损失惨重。 结果,去查探的人回来说大雁山什么也没有,就是妖兽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